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文學係另一個光明會」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文學在一般香港人一直眼中是遙不可及的範疇,更被認為是一些文化人玩弄寫作技巧的發揮空間。香港小說作家潘國靈先生今日下午出席了香港樹仁大學的週會,分享他對香港文學作品的看法。

文學需要執迷不悔 「文學係一個宗教」,潘指出小說作家需要有(Obsession)執迷不悔,儘管在生活中我們不應該對某件事過份執著,但是正正在撰寫文章時我們就是要堅持著,鍥而不捨地寫下去,令到一些平常都被遺忘的都可以重現。

寫作是一個窗口 「文學可以包容一切既題材」,他認為文學就正正是對抗存在被遺忘的事。如果沒有了寫作,我們可能會把大部份的經歷、執迷忘掉,反而令我們失去了對生命的關切。再者他亦指出,作家本末倒置也未嘗不可,好像是旅遊後有所體會才寫旅遊書或是希望寫旅遊書才去旅行?但是寫作正正是一個窗口,讓我們重新打開心窗。那時候,寫作不再是寫作,寫作是生命。

文學與文化評論大不同  潘指出文學是先由內心出發,希望用作品去表達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由讀者的可觀性等等不同的因素而決定自己的內容。他認為好的作家應在自己的作品後面,而不是用宣傳等等去吸引別人。反觀,文化評論是寄居在特定的報文章,所以所用的語調亦有不同。而且,文化評論是由社會中熱門的話題,再加以分析,作出反省和指責。他提及有很多作品不太好的作家都是姿態很高,令到自己的作品被掩蓋,他什至認為作家可以不用露面。但是現時的社會令作者改變成一個公開演講的常客,由後台變成了前台的演員。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