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一代又一代 說故事的人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李靜雯三月十五日訊】不少人說當下是文學的壞年代,可貴的是我們還擁有說故事的人。臺灣作家駱以軍做客樹仁大學周會講座,誠言寫小說就是說故事,需要從海潮般的擬像中找到真實的感受。

對談王安憶 記憶猶新

十年前,駱以軍與大陸小說一姐王安憶對談「兩岸跨時代」。當被問及駱這一代還會否說故事的問題時,駱如夢初醒,開始反思自己十幾年的寫小說生涯,更向王講述了大江健三郎的故事<<換取的孩子>>。同時也用這個十年前的問題質詢在座的年輕學生一代,「你們這一代的年輕人,還有說故事的熱情嗎?還有說故事的能力嗎?」


“夢裏尋夢” 自己寫故事

駱的眾多作品中有一篇叫做《夢裏尋夢》,靈感來自于太太的家族故事。駱自爆太太家裏人從不看自己的作品,但這一篇卻得到了不同待遇,故事中的人物原型將小說看了三十遍之多!他坦言從不曾想,剽竊故事主人的故事,寫成小說,竟會有一天是「尾巴搖狗」,故事主人甚至以為自己記憶錯亂。這次經歷給了駱以軍害怕卻又有奇妙的安慰感,和魔鬼般的虛榮。


上下兩場 走好作家路

提及自己的文學道路,駱表示自己是因拿到文學獎項,才立志走上文學創作的道路,設想以此為生。但一兩千本的作品銷量,讓過程變得辛苦。在經歷作品「難產」的階段時也曾擔任過編輯。但駱表示「創作會有低潮,要保持狀態!」

二十世紀的藝術需要可以展現極限的部分,這對每一個不同的創作,尤其是小說這個行業都是如此。駱又以球賽來比喻,坦言自己在上半場時因個性的特色而成為了小說家,而到了下半場,誠實地說是這樣「需要自律,持續的訓練,強迫自己到達想到的境界。」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