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佔中後遺症?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一年前的九月二十八日,香港人未敢忘記為期七十九日的「雨傘運動」,未敢忘記爭取民主的決心,亦不敢忘記催淚彈的硝煙。在煙霧瀰漫下,雨傘運動雖然落幕,但卻掀起了一場翻天覆地的改變,前所未有地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

傳統泛民主派政黨失去優勢 

過往二十年,不少民主派出心出力追求民主,用「和理非非」的方式,希望與政府有商有量,能夠為香港人爭取真普選。轉眼間,二十年過去,香港社會爭拗從未停止,社會陷於撕裂的局面,民主路程仍然停滯不前。雨傘運動後,更為民主派帶來危機。過往泛民以「和理非非」的方式爭取民主,如今卻被學生唾棄。不少學生已經對泛民失去信心,認為泛民的爭取方式未有為香港人帶來民主的果實,香港至今仍未有真普選。再者,學生認為泛民主派在雨傘運動中只懂抽水和奪取光環,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更在Facebook直言泛民主派在清場當日,只是「最後一刻留守,並不是留守到最後一刻」。

本土意識抬頭

因學生認為泛民一套已不合時宜,「和理非非」和有商有量的方式已經失效,因現屆政府已經甚少聆聽民意,所以學生決定另組勇武派,決定透過「以武制暴」的方式表達意見和爭取民主。自雨傘運動後,本土意識開始抬頭,勇武派的戰線由電腦轉化街頭,他們熱衷於街頭抗爭,提出比泛民更激進的主張(例如:港獨和香港建國)和更激進的行動。以「光復屯門」行動為例,因為不滿自由行來港和區內水貨活動多,所以勇武派發起光復行動,又在示威中舉起龍獅旗,希望藉較激進的行動迫使政府採取相關措施。

青年人熱衷政治

自佔中發生後,無疑提高了年輕人對政治的關注度。鑑於現時香港政黨主流只有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不少年輕人反建制,而且對泛民亦失去信心,不想每年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都含淚投票予泛民。故此,佔中過後,成功催生不少年青人參政並成立政黨,在一些較「冷門」的選區「插旗」,使地區有建制派和民主派以外的第三勢力。以青年新政為例,該組織於2015年成立,成員大多為26-30歲,宗旨是從本土出發,捍衛本土文化。

香港社會陷入撕裂

自佔中爆發之後,香港無疑是分割成兩類,第一是藍絲帶(多為中年人)是希望盡量維持現況不變,即使要追求民主,也應該用循序漸進、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民主。第二,黃絲帶(多為年青人和學生)希望進行社會改革,他們主張求變,希望改變的速度愈快愈好。佔中爆發後,社會陷入撕裂的情況,黃絲帶與藍絲帶在多個社會議題上對峙。以警察執法問題,藍絲帶認為學生枉讀詩書,有法不依,阻礙道路使用者,應嚴格執法;黃絲帶認為警察執法時亦要採取適當武力,應盡量避免使用過份暴力執法。不幸地,爭辯警察應如何執法只是冰山一角的議題,佔中一週年以來大大小小的議題,兩邊陣營仍然對立,爭議聲音仍然不絕於耳。

總結

有人認為佔中為香港帶來的問題難以在短時間內修復,難以使香港團結起來,香港社會仍然存在黃絲帶與藍絲帶對立的局面。但無疑地佔中為學生提供一個平台,讓學生提高對政治的關注度,不再是行屍走肉、只為工作上學和充滿「奴性」的年青人,而是一個有血有肉、充滿理想和赤子之心的年青人。佔中雖使傳統政黨過往優勢漸減,在未來區議會或立法會的影響力可能漸小,但卻使到真真正正的民主概念遍地開花,使香港選舉投票的選擇不再只局限於民主派和建制派。佔中為年青人注入一股民主概念的思潮,至於民主會否最終開花結果,還看他朝。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