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作家嘆商業運作毀文化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10月12日本網訊】本土小說作家潘國靈指,香港傳媒受商業邏輯操控,又批判媒體將受眾的水平假設得過低,造成惡性循環,破壞本地文化生態。但他指,本地文學雜誌不斷湧現,加上政府支援,令本地文學重現新機。

記者:關偉誠


潘國靈偕同「香港文壇教父」劉以鬯出席大學講座,談及香港文學有否被商業侵蝕時,他指「文人辦報已完了」,現在反而是地產商有興趣辦報,又指本地媒體受操控,出現自我審查的現象,「內地對媒體意識形態上的操控固然大,但香港有另一種較隱密的操控,那就是商業邏輯。」他批評商業利益已凌駕了媒體的編輯自主權,預先過濾大眾接收的資訊。


電視降格求觀眾

他又批評,媒體將受眾的水平假設得過低,當中以電視尤其嚴重,為求囊括最多觀眾,不斷將節目內容降格,觀眾的文化水平亦因而大降,最終造成惡性循環。他悲觀地指出,媒體以商業為先的原則「不只影響文學生態,更影響整個文化生態。」


本地報章連載小說盛極一時,曾是不少文學作家的孕育地。潘國靈認為,即使現今報章並偶然都有連載小說,但其作為文學創作園地的角色經已大減。他慶幸的是,香港雖然文學作家和讀者不多,但卻出現大量文學雜誌,如《字花》、《城市誌》、《小說風》等,他形容這現象是奇特的。


參與社會成新勢

潘國靈又指,《字花》並非純粹一本文學雜誌,更是一個文學組織,當中有成員更曾參與反高鐵示威。他認為這是文學參與社會的一種途徑,甚或是文學生態轉變的其中一可能性。


雖然報紙作為文學載體的功能漸失,自1990年代中起,香港藝術發展局、香港文學節、文學雙年獎的出現,再次提供了文學創作的園地。他指自回歸後,內地出版商多了替香港文化書籍發行簡體字版本,也不再只局限於金庸、倪匡等名作家的作品。


--095130 關偉誠 KWAN, WAI SHING 2010年10月12日 (二) 21:53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