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作家的辛酸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錄多了些,特別是第二段,如何寫成報導?不妨思考。導言的支持是堅持嗎?書名要用書名號。) 【本網記者鄧麗婷3月15日訊】在娛樂化、市場化的大趨勢之下,一些文學家仍然支持寫作有一定深度的文學作品,而台灣知名作家駱以軍就是其中一人。有很多人都會好奇他們這群只從事純文學創作的人是如何糊口,如何養家的。駱以軍今午出席樹仁大學講座時指出,關於自己堅持當一個純文學作家是如何糊口一事說來話長。

當一個作家實在不容易

駱以軍表示,在他二十七、八歲時的那一個年代,是台灣文學的黃金時代,而當時有一個騙局,就是文學比賽。那時,他參加了一個聯合報舉辦的文學營,拿了文學獎,並開始幻想因此就會有出版社找他出書,立志當一個真正的作家。可是,確實出書後,他的書只賣得一、二千本,也感覺到當一個作家實在不容易。因為他沒有去想真實感,沒有去想過可否靠這個行業來維生,再加上結婚組織家庭,他接著的幾年是辛苦的。為了支撐生活,駱曾經當編輯。但駱指出,專業的小說家需要好專注,當編輯會令寫小說的空間減少,所以他只做了一個月的編輯。直至2002年,台灣壹週刊找他寫專欄,往後的八、九年,他都是靠寫專欄的稿費生活。

純文學創作空間受擠壓

駱以軍指出,純文學創作的空間在受擠壓,這是一個全球的趨勢。台灣是一個小市場,所以一些二千本書量的作家仍然存在。另外,台灣的出版社數量增加了,但出版社出版的多為翻譯小說,如追風箏的孩子和哈利波特。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