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修正:基建超支無底深潭 政府賣地收益補貼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冼世澄10月4日訊] 新界西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今午在香港樹仁大學表示,政府因每年基建超支需靠賣地收益,面對香港公屋問題所涉及到的「橫洲事件」,他認為香港不是土地不足,而是政府賣地建貴樓,並指出政府的「粒粒皆辛苦唔能夠對應我哋嘅需要」,意指政府於半山挖地建屋豪宅化並不能對應一般市民房屋居住的需要。

政府撥款建人工島 朱凱廸說「我哋嘅政府好等錢駛」
朱凱廸表示,政府需要賣地予發展商,才有大量資金來填補基建開支。他指出,政府每年平均要為基建開支填補700億,來源是靠賣地收入,因此有動力要不斷賣地獲取資金。他表示,香港的基建工程費用為全世界最貴,過往建科技大學只需十億,現今十億也建不了半間醫院。朱凱廸認為,香港的資金不斷消耗在基建的黑洞下,只會用更多公共資源來「填氹」。他認為「香港係好變態嘅」,香港財政結構受限於20% GDP(本地生產總值)水平,加上或有既得利益集團壟斷,導致香港的兒童至老人的醫療保障趨向崩潰,「怪獸家長」的萌生反映出市民對香港失去信心。他希望有更多人去討論事件,真正解決方法是「靠大家」。

香港土地發展建公屋 朱凱廸說「香港要一個開放嘅、透明嘅、民主嘅城市規劃制度」
被問及對於城市發展採取的方向,朱凱廸指出最大問題是因為香港的土地規劃由地主及財主作主,他表示,焦點應放在「市區嘅地係點樣用」。他分別指出市區重建局、市區公屋及港鐵地區上蓋物業問題,皆因市區重建局與地產發展商合作使「市區豪宅化」;市區的公屋因殘舊為由而被重建但改為建貴樓,例如黃竹坑線、沙中線和北角村等地原為一般市民居住卻變為豪宅地方;港鐵上蓋物業也成了豪宅貴地,使市民搬遷洪水橋、東涌等地所用的車費更大。朱凱廸認為這是真實關乎到市民的問題,需全民一齊參與。

改變香港「崎形」結構 復興農耕為香港自主條件
對於復興農耕在政府著重經濟發展的同時又能保障農業生計下推行,朱凱廸表示任何一個城市都有自己的農業,即使在香港都要實行。他指出新加坡地少人多但仍有農業政策保證地方有10%蔬菜自給率,而香港要維持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同時,需要扭轉「畸形」結構狀況。他表示,「畸形」結構即是地方放棄第一生產業,而農業及食水問題為地方自主的條件,若香港政府刻意不重視,即是代表出賣香港自主條件,是反常的行為。他認為,若不希望香港被北京箝制,就需要有農業及食水方面的基礎。

交椅洲建人工島 打造「東大嶼都會」核心商業區
朱凱廸提及政府撥款建人工島,為行政長官梁振英於2014年度的施政報告中曾公布,政府建設香港第三個核心商業區的宏觀及龐大計劃。擬議的東大嶼都會位於大嶼山東部與港島西之間的交椅洲一帶,選址原因為中部水域最接近香港市區及北大嶼山新市鎮,既不屬於國際(空中)航道,亦不屬於香港離島(海上)航線,最具備發展的有利條件。政府欲進一步開發大嶼山東部對開水域及鄰近地區,打造優質的東大嶼都會,以容納新增人口,並且作為中區及九龍東以外、香港第三個核心商業區,以促進香港經濟發展和提供就業機會。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表示東大嶼都會的填海範圍太大,會影響香港天然的海岸線,認為香港政府應該先行發展天水圍新市鎮和元朗南一帶的棕土及粉嶺高爾夫球場等等地方。他質疑香港根本不是無土地,只是香港政府不使用。

橫洲事件(元朗橫洲公屋發展風波)
政府早於2012年就元朗橫洲公屋發展作可行性研究,但直到2013年有傳媒報道政府才承認計劃。政府本擬定在橫洲北部33公頃的棕地上興建1.7萬個公屋單位,但後來卻轉向發展南面的綠化帶,僅興建4,000個公屋單位,不僅與保護環境的規劃原意背道而馳,同時也令位於綠化帶的三條非原居民村須遷拆,引起逼遷非原居民村的爭議。關注新界發展議題的朱凱廸揭露新界「官商鄉黑」勾結問題,而令人身安全受脅報警求助,包括元朗橫洲公屋發展計劃的利益衝突,事件懷疑涉及行政長官梁振英及鄉事派因土地利益問題而合作,導致削減建屋單位。後來,朱凱廸與另一關注發展議題的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會見陳茂波及張炳良,討論有關新界發展事宜。朱凱廸會後表示,在會上要求政府公開橫洲發展的研究報告,並交代在2013年的政府「摸底」工作。他引述局方指「摸底」是政府一貫做法,鄉委會亦在「摸底」名單之上,但未有對有關工作進行記錄。朱凱廸認為「摸底」對象多為有權有勢人士,最終只得出對有權有勢人士有利的方案,如橫洲放棄發展有原居民鄉紳經營生意的棕地,反而遷拆三條非原居民村。張炳良則指「摸底」是例行做法,在過去很多項目亦有使用,強調接觸並非代表勾結,只了解地區人士對項目的初步意見和反應。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