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倡文政分家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王建華教授:語文的歸語文 凱撒的歸凱撒

記者/唐溥晨

中國史上只有康雍乾等帝王才有編纂字典的權力,至中共建政後,《漢語大詞典》對「國家」重新釋義為「統治階級實行階級壓迫和實施統治的組織」。內地網絡發展急促,隨金盾、綠灞等防火牆軟件推陳出新,「河蟹」、「草泥馬」等詞亦成為網絡潮語。網路用語被形容為內地網民灰諳創意的表現,同時亦是種無奈的宣洩。身兼前人大代表的內地文學教授王建華今日出席樹仁大學週會時表示,網絡潮語能增加語文的活力。

內地學者王建華,對現時泛濫的網絡潮語持開放態度,認為潮語有助活化語文及反映社會實況,豐富傳統詞彙,如「白骨精」,是白領、骨幹、精英的合稱;「無知少女」,代表無黨派的知識份子女青年等。又批評新興網絡詞語造成中小學生的語文基礎退化的說法,過份保守。「對於某些網路詞,我們不用大驚小怪,只要合符普通漢語規範便可。」但這準則從何而來,由誰決定?他解釋:「很難說有規範……那些文字是否站得住腳,可由時間來檢驗,過份鉗制,只會對語文造成反作用。」

粵大聲抗爭衛方言
早年因亞運廣播而起的廣州「粵大聲」運動,王建華指,這是很可貴的現象,也是種很好的訴求,加上當局認真看待,為保護方言帶來正面影響。但他慨嘆,很多地方的方言不受重視或不受保護,這是很可惜的,因方言是文化的極佳載體,若語言統一,便窒礙了文化的多樣性。事件同時喚醒民眾對語言背後權力爭鬥的警覺,有聲音指,「粵大聲」運動不僅是對方言,也是對抗官僚打壓的勝利。但王建華說,他不欲作出揣測,把兩者混為一談。「讓語文的歸語文,凱撒的歸凱撒(中共),無需把語文無政治合併。」

語文政治難以分割
雖認為語文及政治無直接關係,王建華亦提出了數個語文在政治風波中浸淫牽連的例子,當中包括一次方言介入戰爭的經過。「1979年,中國跟越南打了一仗,亦包括我們的語言。」在中越戰爭中,中國軍方以方言對話,阻止敵軍監聽。「當時駐杭洲的一隊,找了溫州的工兵對話,越南人即使監聽了,也不知道在幹什麼。」同時,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政治環境,亦使個人的推祟達到了巔峰。偉大、真理、美麗、紅太陽等詞語大量充斥的同時,牛鬼蛇神等罵人的標籤亦大量產生。

政治常淪為統治階層為鉗制知識份子的工具。對於網路詞彙頻生,當中的語文爆發,孰好孰壞,由人定奪。或套狄更斯所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年代。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