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倪匡、劉天賜大談寫作文化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名人倪匡、劉天賜出席本校今天的同學答問大會,回答同學提出的各項針對性問題。


愛情是快熟文化?

答問大會剛開始,一年級的歐同學向兩講者提問:「香港的小說以愛情作主流,是否寫作文化走向的歪路?倪匡有否為寫作文化想到新建議?時下愛情是快熟文化,是良好嗎?」倪匡認為,香港的小說創作是沒有前途的、不光明的。然後,劉天賜回應時表示,時下愛情是快熟文化的形成是由於全球社會生活節奏快,人的速度、感受快,但他亦承認,事物、感情是需要時間來培養的,快熟文化只不過是一種生活習慣。


梁天偉教授開創先河

過程中,有同學向倪匡提問,對新進作家以口語寫小說有甚麼看法。倪匡贊成以口語來寫小說,並認為任何一種方式和語言都可以,最重要是內容。他表示,因為口語是生動,所以用廣東話來寫小說是困難的,並指出梁天偉教授是首位在一周刊內以口語寫社論的人。


可否以粗言來寫作?

又有同學問:「對用粗言來寫作有甚麼看法?」倪匡認為,粗言是人類語言的一部分,沒有問題,沒有需要避免。至於劉天賜表示,他希望可以在螢幕上使用粗言,但礙於法例不許可,並指出,電視劇《京華春夢》每集都有寧波方言的粗言,只不過是沒有人知道,直到後來有觀眾向邵逸夫寄出投訴信才揭發事件。

另外,倪匡表示,人生有許多配額,他個人寫作的配額已用了很多,因此現在已難以寫作新小說。他認為每個人有獨立的人生和人格,因此不會強迫其子女追隨他以寫作為職業的道路。


色情與變態文化之別

對於色情與變態文化的看法,倪匡認為前者是使人舒服,後者是讓人感到嘔心,色情的價值是在於繁殖後代,以妨絕種。

倪匡回應最後的提問時,以韋小寶來比喻自己,因為韋小寶做人能夠頂天立地,可以開心地、胡思亂想地寫作。劉天賜表示,最開心可以為報紙撰文,因為在報館聘用之前,可獲編輯設宴款待,而且他的文章不會被編輯修改和審查,忠於個人的立場和看法。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