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倪匡、劉天賜暢談「性」經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早前,電視台播放以同性戀為題的短片、中文大學的學生報出版色情版均受到外界猛烈批評,很多人認為這類型的影片或文章不雅,不宜在公眾發放。可是,大家都熟悉的主持人賜官 - 劉天賜,甚至著名作家倪匡卻有另一番見解。倪、劉於昨午應邀出席到樹仁大學的每週名人講座,與一眾同學大談「性」經。

寫作形式無規範 最重要好看

會上二人被問及對於新進作家以口語寫書的看法,倪認為甚麼形式也可寫得出神入化,「最緊要好睇」。劉補充說口語文章的流行源自於梁天偉教授,他在壹周刊首創口語社論,結果大受歡迎並成為當今流行的寫作文化,應記一功。

衛斯理的成功 全靠胡思亂想

自稱教育程度只有初中的倪匡,否認生長於書鄉世代,他本身並沒有任何科學知識,只靠閱讀和胡思亂想便寫出了多本著名的科幻小說。但會上倪笑稱自己的寫作配額已於三年前用完了,就像流失了一種特異功能一般。

大談色情價值 二人各有見解

會上二人對一切有關色情的問題一概不避談,而且各有獨特的見解,倪認為色情讓他看得舒服;而劉不喜歡變態。其實色情與道德的界線很難分,所有人都應接觸的事又何必加以限制?談及色情的價值,倪道:無色情=無後代=絕種,因此色情非常重要。劉更引用印度的生殖崇拜雕塑,說明色情是自然的事,而且色情與犯罪沒有必然關係。

言論受到規範 確是一種悲哀

對於中大學生報出版色情版被受批評,賜官認為這是香港故有的文化,一方面要服從傳統,但又要製造文章篇幅,兩者產生矛盾。他亦嘆道當牽涉到利害問題,受監管是無可避免,而在現實社會,絕對自由幾乎不可能。

講座尾聲時,二人被問及最享受甚麼工作,劉表示喜歡寫報章專欄,而倪則喜歡寫故事。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