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倪匡、劉天賜與學生論寫作論性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樹仁大學今午邀請到名作家倪匡、電視電台節目主持人劉天賜與學生進行問答大會。席間倪匡談論自己寫作生涯及對現時小說的看法;又與劉天賜暢談色情及性,妙語連珠逗得全場同學棒腹大笑。


倪匡:「人生寫作配額已用完」

席間有同學問到倪匡的小說多為科幻小說,題材天馬行空,而靈感從何而來時,倪匡說自己小時候家裏很窮,只有讀到初中畢業,非書香世家出生。寫作只是「瞎貓碰到死老鼠」,胡思亂想寫出來的。他笑說人生有很多種配額,他寫作的配額已於三年前用完,「年輕時寫數千字一下子就可以寫出來,但現在真的不行了。」倪匡亦直指香港小說創作的前景不光明。


寫作不應受限制

有學生問到倪匡及劉天賜如何看待現今寫作「口語化」和「粗口」寫書。倪匡認為「口語化」於寫作並無問題,任何形式寫作皆可,只要作品好看。劉天賜亦說及雖然老師返對「口語化」寫作,但首創先河的是樹仁新聞及傳聞系的系主任梁天偉,他於壹周刊任職其間首先用廣東話寫社論,突破傳統。倪匡及劉天賜均認為「粗口」必須時是可寫的,不必避忌,小說就如寫生活,粗口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倪匡認為「任何創作受任何限制都是悲哀」。


没有色情没有後代

倪匡、劉天賜看色情亦有自己一套。談到色情會否對年情人有不良影響時,倪不認同此說法,他對的色情的理論是「人有權利接觸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人早晚都要面對這問題,我們不能逼没有興趣的人去看色情事物,他更直言「無色情無後代」。劉亦部份認同倪的說法,他認為色情與道德等難以介定,除變態如戀童辟等屬色情外,其他都不是。有學生問到二人對中文大學「色情版」有何看法時,倪匡認為並無問題,笑言只是港人太無聊,「吃飽没事幹」。劉天賜則認為「色情版」引起爭執是因為組織傳統的關係,而大學生顛覆了其傳統思想,故引發連串爭拗。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