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倪匡、劉天賜與樹仁學生的午後約會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75156 2007年11月20日 (二) 20:26 (UTC)

著名作家倪匡先生及專欄作家劉天賜先生今日下午到臨香港樹仁大學與香港進行答問大會。近來,兩位名人逢一至五晚均在亞洲電視的斑馬在線清談節目中與我們討論金庸作品、洞悉世情,深受年青人喜愛。今日親眼見到偶像人物,大家自然態度踴躍,除了空前地迫爆場地外,發問的聲音此起彼落,氣氛熱烈。


倪匡的寫作心得:「我只係胡思亂想!」

倪匡是有名的小說作家,在文壇縱橫數十載,有志在小說界發展的同學自然緊握是次機會向他追問其寫作心得。他指出由於家貧,家人沒法對他予以栽培,以致他讀書不多,只唸到初三畢業。但他喜歡閱讀,什麼書都看,在看的同時也胡思亂想,加以想像,以致後期能創作出許多出色的科幻小說。事實上他對科學的知識貧乏,但在自己想像的世界裡、全因偶然,卻竟能在數十年前寫出許多符合現代科學的現象,因而被外界指他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其實我咩都唔識,只係一味胡思亂想,居然被我撞中了不少!我寫作時一心只為寫得好看,因為要搵食!哈哈!」倪匡一邊說一邊咧嘴而笑。不過他坦言自己三年前「寫作配額已用完」,以前幾千字的文章一下子就完成了,但今天要他寫幾百字的文章卻怎樣也辦不到。可是他並不會強迫兒子繼承自己的衣缽成為另一名出色的作家:「我最討厭別人干涉我的生活,所以我也不會干涉我兒子的事。我會讓他們獨立、自由地發展。」


文章內容粗口化  劉天賜:「不用粗口反而虛偽。」

提到現今的小說的內文有口語化和寫粗口的趨勢,倪匡耷耷肩說這根本不是問題,什至還值得支持。因為小說就是描寫人的生活,而語言正是人類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因此寫小說時只要內容生動有趣,用什麼方式表達都可。劉天賜先生此時借題幽了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的系主任梁天偉教授一默,說他是個革命家,因他當年首創在《壹周刊》以廣東話口語發佈社評,叛離經道,但卻令市民看得過癮,暢銷大賣,改變了市場上的固有形態。至於粗口的使用,倪匡認為粗口是人類語言的一部分,在必要時加入一句粗口無可厚非,什至能收畫龍點晴之效,正如劉天賜先生所言:「不用粗口反而感覺虛偽。」


倪、劉看「性」

大會另一個熱烈討論的話題在於兩位嘉賓如何看「性」。早前倪匡在美國被發現私藏四千隻色情光碟,後來因懶帶回香港而分發予當地的青少年,倪匡對此不以為然:「我對色情物品有一套理論:如果一個人有興趣去看,他便有權去看。讓他知道並無害處,這是人早晚都會知道的事,既然他有興趣,他便有權利去追看和知道更多!這完全出於自願,因此我是贊同讓青少年接觸這方面的知識的。」他續指青少年看色情光碟與犯罪並沒有必然的關係:「我睇咁多色情光碟但我都無犯罪。」劉天賜點頭表示同意後補充,在印度祠廟的牆上往往有很多男女性交的圖案,當地人誠心膜拜,反映他們對生育、繁殖的祟拜和尊重。這無疑是色情,但背後卻有其價值,由此可見色情、道德並沒有明顯的界線,因此「四仔」中正常男女的行為劉氏都不算色情,在他心中認定為色情的唯有變態的(如同性戀)和虐待性的性關係。


倪匡對妻溺愛有加

雖然倪匡言詞間表示出其好色本性,但他對其妻子卻專一且寵愛有加。被問到寫作重要還是女人重要,他笑言寫作只是其謀生工具:「如果我有其他謀生技能我就唔寫作了!所以當然是女人重要!」再被追問他移居美國最後為何又會回流返港?他說是因為他的妻子適應不了三藩市的生活,「為了配偶的健康,即使晚節不保也不要緊。」簡單一句,對妻子的關愛表露無遺。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