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倪匡劉天賜 與學生妙語如珠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劉天賜先生,亞視節目斑馬在線的主持人、倪匡先生,是位著名作家;今天,兩個博學多才的先生親臨香港樹仁大學為出席同學答問大會,與同學們討論各類問題。


答問大會一開端,有同學問到有關香港快熟的流行文化,劉先生便以烹調來分析這個文化。他說,現今社會講求快捷方便,任何事都要快速完成,以電視廣告為例,短短三十秒的廣告中,便出現數十多個畫面;但快熟未必一定「盞鬼」,有些東西如生活習慣和感情也要需要慢慢的。


倪匡先生是位名作家,擅長寫科幻小說,他說,他寫小說是隨心所欲的,想到什麼便寫什麼。他說,自己沒有高深的科學知識,自己的學歷水平只有初中,他笑言自己只是胡思亂想的寫故事。他還說,自己對寫小說的態度不認真,他寫完的故事,是不會再看第二次的,即使小說有錯誤,他也不會再理會。


對於應否用廣東話口語來寫文章,倪先生認為作家用任何形式來寫書也可以,只要令讀者覺得好看便行;因此,他寫書的時候,也是想著如何令讀書覺得好看。他說,如果故事劇情有需要,他認為可以在故事加入粗口的,因為粗口本來就是人類生活的文化,我們沒有必要避忌粗口。有同學問倪先生,在他的心目中,寫作還是女人比較重要,倪先生笑說他只視寫作為謀生技能,「當然是女人重要」,但他鄭重指出女人是指其太太。


劉倪二人皆是作家,問及二人對電影<色戒>的看法,倪先生認為在張愛玲在小說中把故事寫得迷迷朦朦,相反電影版的色戒卻把所有畫面清清晰晰的表達出來,便沒有那麼好看了。劉先生補充說,文字和影像中間便是作者跟讀者幽會的地方。在這空間,讀者可以幻想故事的發展,可以發揮自己的感情和影像;但電影中,讀者便沒有了這個幻想的空間了。


劉先生和倪先生二人是作家,又在報章寫專欄、電視做節目,問及他們最喜歡哪份工作?劉先生說,他覺得在報紙寫專欄最開心,除了可以準時收到稿費外,還可以得到報刊員工對他這份工作的尊重,而且他亦可以享受言論自由,在專欄自由地發表意見。倪先生笑說,他最喜歡寫小說,因為可以控制故事人物的生死。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