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倪匡﹑劉天賜妙語如珠 論盡寫作情色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一位才情橫溢,另一位口才了得。倪匡﹑劉天賜二人今天雙雙被邀請來到香港樹仁大學碰頭進行答問大會。同學們態度踴躍,以輕鬆的發問形式向兩位名人取經。現場空前地迫爆場地,發問的聲音亦此起彼落,氣氛熱烈。

口語不怕用 只怕沒靈感

開首便有同學向倪匡大談寫作。倪自言自小不是接受著正規的教育,但他卻愛在書中找寶藏,更慢慢地愛上寫作。他認為身為作家需要飽覽群書,為自己找尋閱讀的興趣。但另一方面,倪對同學發問自己寫作之靈感時便感歎自己才情靈感早已窮盡。他坦言自己三年前「寫作配額已用完」,以前幾千字的文章一下子就完成,但今天要他寫幾百字的文章卻怎樣也辦不到。他認為香港快速的生活節奏方式令他不能騰出空間寫作,這也是他對香港未來的寫作道路不大看好之原因。

另一方面,對有同學提問對現在作家寫作白話化,倪劉兩位均認為口語甚至粗話已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此類寫作無可無不可。倪匡更認為「任何的寫作形式都可以」,尤其廣東話的變化多端,實更有趣,更可令文章更加生動。劉天賜也表示粗語有些時候也可被接納,他以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系主任梁天偉教授早期創辦《壹週刊》時以口語寫評論為例子引說,但正確與否的問題,則留待「歷史公平的判斷」。可見對於排除口語問題上,兩者都以開明態度來對待。

才子重情重義 為家庭放棄已見

同學對倪匡的感情生活亦相當有興趣。故有同學詢問他是否如外界所指到處留情。此問一出,倪連聲否認,連劉天賜也為他辯解。例如早前倪移民的原因是不滿共產黨,但因為妻子對香港甚為留戀,為了配偶著想還是回流,他認為為了妻子「犠牲多少都值得的」。簡單一句,足可表示對妻子的關愛。自己的不滿與家人的幸福,他還是選擇了後者。但另一方面,也許男人天生對女性有特殊的喜好,他在其後被問到寫作與女人之抉擇時,「寫作只是一種謀生技能,當然是女人重要吧!」他說。

性本善 不應畏懼

同學的問題當中也有涉及情色範疇。有報導指出倪匡移居外地時曾收藏逾千隻色情光碟,此事他大方承認。「我對色情物品有一套理論:如果一個人有興趣去看,他便有權去看。讓他知道並無害處,這是人早晚都會知道的事,既然他有興趣,他便有權利去追看和知道更多!這完全出於自願,因此我是贊同讓青少年接觸這方面的知識的。」他續指青少年看色情光碟與犯罪並沒有必然的關係:「我睇咁多色情光碟但我都無犯罪。」另一方面,就中文大學情色版的出現,他認為這些都是人們「造」出來的,每人都有自己的權利接觸自己感興趣的事,小朋友也會對性有興趣,讓他們早點認識也非壞事,無需掩蓋。他強調,色情若不存在人類便會絕種。至於劉天賜認為色情很難標準界定,並表示現今色情界線難定,除了同性戀、變態、虐待外,一切正常男女情色他也接受。


兩位才子對於種種問題上很多時候的見解都不謀而合,對問題的看法均有其一致性和開放性。他們大膽談敏感話題,並有其別樹一格的意見,與我們傳統古有的思想截然不同。最後倪寄語同學,香港對性的忌諱過高,同學應打倒所有偽道德、虛假的風氣,作一個有獨立思想的傳媒工作者。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