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做記者的矛盾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a/ae/Diamond-caution.png 這是一篇由匿名貢獻者所存的文章。但我們並不鼓勵大家匿名發表作品。
請本文作者,見到這個消息,立即補充作者資訊,或於工具列按簽名按鈕 ("Your signature with timestamp"),可自動更新名字,日期及時間。


  做記者,到底是言論自由重要,還是捍衛別人的私隱重要﹖

今天下午,香港樹仁學院新聞與傳播學系邀得香港記者協會主席 胡麗君及律師毛錫強到校參加講座,為學生分享法律和私隱之間 的關係。兩位異口同聲都說私隱和新聞自由之間存在著很大的矛 盾和衝突。

我們有自由 私隱難界定

  毛錫強說道,新聞的言論自己是受法律去控制的,從《基本法》

的27條中可見,香港居民 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但是,言 論自由不是絕對的自由。因為,有時候,我們的言論若是損害了他人 的利益及名聲時,便會造成誹謗罪。那即是說我們不是任何說話也可 以講,任何事情也可報導。別人的私隱也不例外,但是毛錫強指出, 「私隱」二未的界定也可模糊不清。「私隱」是泛指自己的事,也許 是一些不想被人知的事,他舉例說明:我今天是請假來這裡講講座的 ,但我不想被人知,這算不算是私隱﹖由此說明,私隱是很難界定清 楚的。

有了監察 才能保障公眾利益

  記協主席胡麗君也同意毛律師的講法,她承認做記者的,很多時

也要面對私隱和新聞報導之間的衝擊。胡女仕說:「記者是人,也是 公民,我們要遵守法律。」她強調,我們從事新聞工作的,是要起監 察的作用。而有時候,報導一定程度的私隱是應該的。她舉了一個例 子,假設某上市公司的主席的女朋友懷疑不停轉售空殼公司以圖利, 做記者的,是絕對有權報導的,因為這事是包含了公眾利益的。所以, 記者有時候,可以因著公眾的利益各公眾的知情權而對私隱權有一定 的遵守和不遵守。但當然,記者不可以每每打著公眾利益的旗號而不斷 的偷拍,跟蹤,對別人的私隱造成威脅。

  由此看來,私隱和言論自由之間存在著不少的矛盾,而且公眾的利益

和知情權又如何去平衡﹖對記者來說,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