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傳媒逃兵徐少驊 盼再披甲上陣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徐少驊,一個新聞工作的狂熱份子,因看破傳媒界的變質,不願以筆傷人,報導「煽腥色」新聞,決議放棄七萬底薪而踏上從商之路。但他始終堅守信念,認為傳媒要有社會責任,要披露真相和持平。他希望日後再披甲上陣,實踐他的信念。

徐少驊畢業於澳洲悉尼科技大學,主修的不是有關科技的科目,反而是新聞。徐少驊熱愛新聞工作,曾任職《香港百姓半月刊》、商業電台、《壹周刊》、《凸周刊》、《新報》,眼見傳媒生態越來越偏離維護社會公義的本質,於是毅然選擇做逃兵,棄新聞而從商。

採訪生涯最難忘勇救深圳買花女

在壹周刊工作,令他開始有了市場觀念,明白所報導的新聞再怎麼有意義也沒用,因為讀者不會看太沉悶的報導,所以信息要有技巧地表達,才能傳遞給讀者。他開始做調查式報導,眾多採訪中,最深刻的是勇救深圳買花女一事,他走訪深圳了解買花女的苦況,協助買花女回到家裡,再從買花女父母的帶路下,找到湖南的人販,並要求人販釋放那些被誘騙的小孩。雖然途中險象環生,又遇過打劫,但他堅持找出事件真相。他認為報導時要深入故事,不只要報導真實,還要更深入揭露真相。

不惜犯法以維護公眾知情權

他為了報導,不惜使用非常手段。在採訪中越走私時,曾試過偷渡。鄭經翰批評他不該為採訪而犯法,他卻執意不惜為維護公眾利益及知情權而犯法。他舉出美國也有案例,即使記者以非法手段採訪,只要目的是維護公眾利益及知情權,記者也沒有罪。

傳媒十宗罪

他批評現時的傳媒犯下了以下的十宗罪: 一、靠攏中共,換取商業利益,未能充分發揮監察政權的功能; 二、「製造」而非「報導」新聞,真假錯亂,令傳媒失去公信力,令傳媒工作者形象低下; 三、「煽腥色」新聞成了主流,流露出「刻薄」和「賤」文化,使社會大眾特別是年青人將「刻薄」和「賤」文化內化為一種生活態度和價值觀; 四、將新聞報導合成為一種結合事實與評論的「怪胎」,使新聞報導充滿了偏見。 五、嚴重侵犯小市民的私隱權; 六、嚴重侵犯公眾人物的名譽權; 七、偷拍成風,採訪手法不擇手段,甚至違法; 八、報導片面零碎,欠缺深度,記者亦欠缺追求真相的信念和拼勁,未能讓讀者了解事件的真正意義; 九、傳媒成了攻擊異己者、政敵或商業競爭對手的私器; 十、經常用玄學作為花邊,灌輸迷信觀念。

徐少驊強調傳媒不僅是商品,也是公器,若傳媒經營者體認不到傳媒的公器本質,只是一味地向著市場靠攏,「刻薄」和「賤」的傳媒文化將會繼續延續下去,傳媒最終只會淪為一個「麵包」、一件「衣飾」般的商品,市民大眾亦不再認為傳媒機構值得擁有憲法所賦予的「新聞自由」這項特權。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