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內地語言博士王建華撐繁體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內地語言博士王建華撐繁體


(本網訊)「攰」、「盡地一煲」、「咪郁」,這些常用口語在香港普遍流行,本地學生早在小學時已被要求作文時將「白話」轉換成「書面語」。近年互聯網盛行之下,不少學生利用網上平台自由發表個人意見,不需經老師批改,學生的語文水平明顯下滑。加上學校允許繁簡兩用,情況一發不可收拾。北京語言大學應用語言學專業博士生導師的王建華,今日出席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系週會時表示,小學生的語言教育有必要規範和訓練。


記者:黎桂蘭


互聯網普及化,學生在網上自由發帖,動輒打出中英雜的句子或坊間稱之為「火星文」的潮語,意即地球人不會理解的潮流文體,例子如:「禾系令女le」(我是美女呢)、「金日eat左個包」(今日食了一個麪飽)。王建華表示,「小學生處於學習語言的關鍵時期,實在需要有規範的教育和訓練;而語言是反映著社會現象,一旦存在(潮語)以後,對語言本身會有反作用,小學生用潮語就正正是反作用的表現。」王建華勸諫同學使用語言時,要恰當區分場合、年齡、教育目的,同時鼓勵學生,絕不能夠讓網絡潮語把語言搞亂。若不及早糾正文體錯亂問題,長此下去本地學生的中文水平定必日趨下降。


干預=乾預


由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簡化漢字時太倉猝,不少簡化字違背了漢字的藝術和科學性;字體被狠批欠美觀之餘,傳播時更會鬧出笑話;簡體字「干」代表了干、乾,利用電腦軟件進行繁簡轉換時,「干預」會自動變成「乾預」,引起不便;加上利用電腦輸入法輸入繁簡文字,打起來工夫一樣。種種跡象衍生,促使人代表潘慶林曾提出廢簡投繁的時機到了。王建華駁斥,「內地文字簡化改革逾五十年.簡體字已融入了兩代人的生活,當大家使用簡體字的習慣已根深蒂固,實在難以改變。」他補充,潘慶林提出恢復使用繁體字難實現。但他認為繁體字仍有保留的需要,「海外華人地區如台灣、香港等都是選用繁體字,保留(繁體字)便利他們溝通。」


他表示,認同一些學者提出「識繁寫簡」的概念,認為學生除了以簡體字為基本書寫用途外,亦要課餘時認識繁體字,才可達全面了解的中國文字的藝術。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