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兩名作家論報紙今昔 嘆文學生態受影響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105063 2010年10月12日 (二) 22:14 (UTC)


從前,報紙與文學不可分割,曾幾可時,報章是孕育作家的搖籃,是文學作品的園地,是書本以外的後花園;現在,報章與文學的關係像漸行漸遠,就如兩條曾經交叉的線,在一點上相遇,再往不同的地方伸延。報章的轉變,毀了現今香港的文學界嗎?


新舊對照

中國著名作家劉以鬯及香港名作家潘國靈今日下午出席樹仁大學講座,兩代作家談及報紙在這幾十年來的轉變,提到文學的位置在報章中不斷轉變。 劉以鬯回憶當年,提到以前的報紙有連載長篇小說,由作者每日筆耕,日復一日,連載長度可達一年甚至更久,不少膾炙人口的小說亦曾在報章連載,如金庸筆下的武俠小說以及劉以鬯先生的《酒徒》,而潘國靈則稱自己有幸在連載小說消失前也曾參與過寫作,兩人均稱投稿獲採用,是文學路上的極大鼓舞,劉以鬯又稱,包括他自己在內,以往不少作家均以投稿維生,靠爬格仔賺取生活費,長時間的不斷創作,有利作家磨練文筆。 現今報紙,小說已經不復見,由專欄取而代之,其中的轉變極大,首先文體上小說跟專欄已有很大出入,另外取材方面,本港報章的專欄城市味重,多著重寫有關城市或城市空間的題材,而專欄比小說跟社會的關係更緊密,兩者絲絲入扣,息息相關,而以城市為題的專欄作品,跟以往的農村文學,味道上、技巧上、形式上都有很大差別,作家需要轉變來迎合。另外潘國靈指出,現代的專欄作家,寫作生態上亦跟以往靠投稿為生的寫作人有很大差別,當中最大的分別在於前者需要跨越多個媒介,作跨媒體的創作,而非如往日單純的投稿,而由於文字專欄界入社會,甚至社會運動,使得以往孤獨的創作過程加入了公共性,與普羅大眾關係更密。


文學永不死

現今報章一直為人詬病的最大原因莫過於商業掛帥,潘國靈在會中亦不諱言提到現時的報紙以商業利益為先,同時假設讀者水平低,加上自我審查,影響了整個香港的文化生態,以往記者因其寫作的影響力而被稱為「無冕皇帝」,惜地位愈來愈低,而文學亦因在商業考慮下,變得與報紙逐漸的遠離,文人辦報的年代經已成為過去,以往培育新作家的文學園地已被廣告商插上一支支的旗幟,然而,文學創作的生態並沒因此而毀壞,反而轉到另一形態上繼續發展,潘國靈於會中提到「文學人口雖少,文學雜誌卻生生不息」,再加上近年藝術發展局的支持,如舉辦文學節及雙年文學獎,均鼓勵了文學創作,劉以鬯指創作可以為維生,也可以為自己,而潘國靈勉勵年青人,「寫作令你繼續關切社會及人生」。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