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兩大才子聚首樹仁 與學生開懷對話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衛斯理與賜官對話,到底會刷著什麼火花?除了每晚公仔箱的廣播外,城中兩大才子:倪匡和劉天賜今天特意到香港樹仁大學跟新聞傳播系的學生來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分享對時下百態的見解。聞風而至的學生更擠滿了整個會堂,當中的發問此起彼落,兩位才子精彩對答更不時引得哄堂大笑。

  • 「只知早熟,不知快熟」 倪匡「佻皮」回答學生問題

有學生問到兩位才子有關時下「快熟文化」的問題,倪匡開腔問劉什麼是「快熟文化」,更表示只知什麼是「早熟」,卻不知「快熟」。賜官解釋「快熟文化」的出現全因香港的生活節奏很快,人人都講求高效率。但他表示,即使「快熟麵方便也不一定好吃」。又有學生問及用粗口寫作會否不合適,倪匡認為「粗口是生活的一部份,無必要去避忌」。劉天賜更指出當年「京華春夢」的演員每一集都講粗口,但因為是凌波話的關係,所以沒有人投訴,直到有人寫信給邵逸夫,事件才曝光。

  • 「睇架妹都好過睇 <色戒> 個七分鐘!」倪匡對色情文化別有一番見解

當同學提及<色戒>時,倪匡笑言當中觸目的性愛鏡頭不外如是,甚至認為隨便找一套日本的色情片都勝過它。他又認為每個人都有權接觸自己所愛好的事情,而且青少年看色情片並沒有害,是遲早都要知道的事,所以認為傳媒常涉及情慾的內容沒有問題。他更指出性是重要的:「否則人類就要絕種」。至於早前中大「情色版」事件,倪匡更認為是「香港人吃飽飯沒事幹,才會拿出來批評」。劉天賜卻認為這是在一個矛盾下才出現的情況:「香港一直都沒有公開討論性的傳統,但作為學生又必須顛覆傳統才有改革,故風波才會出現。」他表示,在外國的色情文化是很嚴格,會有學校專門教授如何寫作色情小說和編劇,更視此為正當的工業。他揚言想在港開班傳授如何替色情片編劇,但無奈沒有院校願意。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