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兩岸三地紀錄片有所不同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你忘記告訴讀者,CNEX是什麼樣的一個基金?它又如何贊助中國青年導演拍攝紀錄片?申請撥款的程序如何?這些你都要稍為向讀者解釋一下,否則讀者會很難明白報道之後所提的重點。報道美中不足者,就是欠缺了台灣和大陸紀錄片的例子,難以顯示三地的題材如何不同,到底台灣紀錄片是如何的小資?大陸的又如何比較沉重?你可以舉一些電影的例子,諸如台灣的《不老騎士》和大陸的《中國門》等。)

【本網記者王椀泠十一月六日訊】拍攝紀錄片漸漸變成一種流行文化,CNEX基金會經理李詠茵、《乾旦路》導演卓翔以及《子非魚》導演黃肇邦均認同,「兩岸三地的紀錄片內容是有不同的」。

社會背景有差異

在中國、台灣以及香港,紀錄片的內容都有差異。李詠茵認為這是因為三個地方的社會現象、文化背景和政治環境均有分別。台灣是屬於一種小資主義,「相比中國,台灣的(公民)意識會走前少少」,貼近香港,能夠拍攝一些關於人物專訪或較輕鬆的紀錄片;反觀中國的紀錄片主題,都是比較沉重,例如是農村遷拆問題。

黃肇邦亦表示,紀錄片內容都是取材於生活環境,導演會留意居住的地方發生什麼事情,「而且紀錄片沒有太多限制,可以拍攝你所喜歡的」。他亦指出,生活節奏與紀錄片節奏是有關係的,「input(輸入)多少,output(輸出)就會多少」,節奏快與慢並沒有對錯之分。

提案需認清觀眾

在紀錄片提案過程中,卓翔表示,認清觀眾群是非常重要的。由於兩岸三地的生活背景不相同,導演必須要解釋清楚片中內容跟觀眾有何關係,「要反問自己,為何觀眾值得花上一個小時,去觀看你的影片,就像我要告訴北京觀眾,『乾旦』(即在粵劇中,男士飾演花旦)在香港所遇到的困難」。

多創作感動他人

黃肇邦表示,年輕人可多進行創作,收集一些二手資料,如報紙,進一步取得一手資料,如訪問,再以一個全新的角度來呈現故事。

卓翔認為,拍攝紀錄片應由自己出發,自己感受到的,才能感動別人。

--115074 2012年11月7日 (三) 00:04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