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兩面看武學,新派捨優取劣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提及武學,叫人聯想到打鬥比拼,誰又會再深入理解到武學精神是「讓」,武學文化重「禮」?次文化堂出版社社長彭志銘及中國嶺南洪拳師傅劉家勇於今天出席樹仁大學講座,解構傳統武學,新派演變,導出承傳不下的危機。

武重「禮」重「讓」

彭志銘與劉家勇席上以輕鬆對答方式,向觀眾解釋武術動作當中禮的含意,如與人會面時,左手屈起拇指,豎起餘下四指,包著右手的拳頭作敬禮。左文右武,這個左包右手的動作比喻文包武,意指習武之人是以文行先的。或許現今的人認為這種與人見面的動作不合時宜,但劉家勇認為這並不是「老土」,握著拳頭堅持道:「禮儀係一個精神!」

武學亦著重拜師的儀式及對徒弟的要求。拜師學藝不是叩叩門就可以登堂成入室弟子,要寫拜帖,內含自已時辰八字、年歲、保薦人等;自身不可是猛烈,殺傷力的人。在拜師儀式上亦要跪要拜要敬茶。終歸究底,就是禮的精神,而何為禮?「禮係規矩,係一個尊重。」彭志銘解釋到。

「你想唔想十靈二歲斷手斷腳呀,腫口腫面,痴左線?」劉師傳明言中國武術是學讓人,保護自己,「打自己的精神」,但觀乎現今泰拳,MMA,雖然是中國功夫的演變,卻捨去了強身健體的學武核心,以勝為重,劉形容到是要「更殘忍」、「打到你就快死」、「起唔到身」。

新派劣質化

時代變遷,武學亦難逃改變的命運,但彭劉二人坦言是反對新派的改革。以舞獅為例,舊式的一套功夫是有益身心,傳統獅頭亦盡顯霸氣及中國色彩,但現今的只追求難度,獅頭的設計亦不倫不類,劉家勇也不禁嘲笑到:「似唔似隻狗?」

但武學的變質,亦都是與「水準差」的大眾有關。正因為大眾的品味低,接受劣質,才縱容新派棄掉「優質文化」的武學。

再者,香港人的價值觀是重實用及經濟,武學與兩者不掛釣,自然不受新一代年青人歡迎。事實上,年青一輩亦欠缺恆心、耐性和付出去學習,只求快速的收成。其次,香港租金昂貴,經營武館是很難的。

但文化流失根深的原因就是價值觀問題。重物質利益的理念下,不得不承認我們香港人逐步地親手摒棄可貴源博的武學文化。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