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劉以鬯作品本土但絕不狹隘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劉以鬯為著名的現代主義作家,作品大多以城市為背景,著作有《酒徒》及《對倒》等連載小說。雖然已年屆九十,但他依然精神抖擻,聲如洪鐘,在香港樹仁大學的講座上與作家潘國靈向學生分享了對文化的看法。

只寫熟悉的

雖然劉以鬯先生為南來作家,並非如潘國靈一樣在香港土生土長,但他卻喜愛以自己熟悉的地方作為小說的背景,例如《對倒》一書就是以香港隧道巴士為背景,甚至現正創作一本以香港電車為題的小說。劉先生憶述說他寫第一本小說時,當時的環境比較流行以農村為背景的小說,但他從小生活在上海英屬租界,對農村的情況並不認識,而他認為只有寫自己了解的事物才能寫得好,所以他當時寫的故事一定會以上海為背景。對於香港,劉先生已在這裡生活了超過半世紀,比許多香港人還要地道。的確,只有寫自己熟悉的事與物才能寫出真感情,否則只會流於表面。

本土不狹隘

對於《酒徒》被喻為第一本中國意識流的小說,劉以鬯先生認為他並非以寫意識流為目的,反而只是有某些小節需要以意識流的手法以突出內容,結果成為了焦點。被問到《酒徒》是否劉以鬯先生人生的倒影,潘國靈以讀者的身份指出《酒徒》當然並非自傳式小說,但劉先生在寫作的時候絕對有代入自己的想法與態度。他指出《酒徒》的「賣點」有三點,分別為文學的歷史意義、文學創作與現實及多樣的寫作手法,例如詩化的語言等等。他認為劉先生的作品雖然本土,但這並不代表狹隘,反而可能更顯國際性。

總結創作路

雖然劉以鬯先生表示自己寫的小說有兩種:一種是為生活而執筆,第二種則是創作自己喜歡的小說,但他認為為生活而寫並沒有什麼大問題,反而可成為保障自己生活的工具,從而為自己製造更多時間創作自己所喜愛的。潘國靈則表示自己未有如此分類,他認為作家可能會在爬格時有本末倒置的情況:究竟是有感而發還是為下筆而苦尋靈感呢?但他認為這樣的情況並無問題,既然二者關系密不可分,而精彩的小說亦由此而生,那為什麼我們還要強行分辨呢?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