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劉以鬯的記憶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這是劉以鬯意識流名作《酒徒》的名句。記憶的開始,往往澄明得如一道清溪,但隨著歲月流逝,再清晰的「映像」都會變得模糊,像放著因翻播許多年而變質的電影膠卷。

對文壇教父劉以鬯來說,記憶,或者從來都是如水晶般清晰。

九十二歲的高齡,經歷超過半世紀的文字創作,見證著文學與報紙由相擁,到互相抗拒,最後形同陌路人的經過。談起現今的傳媒,劉以鬯身旁的年輕作家潘國靈滿腔怒火,大師卻只是沉默不語。潘國靈感歎商業侵蝕文化、文藝,往日文人辦報已不復存在。

文人辦報,令報紙有風骨,亦令記者頭上有光環;商人辦報,一切講求商業邏輯,傳媒人無可避免走上自我審查之路。

以前,每一位報社社長、編輯,都是如劉以鬯般。今天的報紙,讀起來如進食快餐,飽肚但沒營養。商業邏輯將主流媒體的目標受眾訂為質素低劣的一群,如白蟻般慢慢蠶食人們的心智。

劉以鬯說起昔日的創作路是滔滔不絕,彷彿一切都是昨日才發生。由對文學堅持到底的文人辦報、編報,不僅是讀者之福,更是社會之福。

劉以鬯記憶中那文、報合一的香港,對我們年青人來說實在太遙遠,遙遠得連她的輪廓也未曾看過。

--085125 2010年10月12日 (二) 23:59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