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劉以鬯與意識流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鍾嘉倩10月12日訊】以創作著名小說《酒徒》見稱的九十二歲文學作家劉以鬯先生,表示當初用意識流手法創作是為寫出與眾不同的作品去吸引讀者,突圍而出。然而他成功了,《酒徒》成為公認的中國第一意識流小說。


為何選用意識流作創作手法?


劉以鬯先生曾擔任編輯、翻譯家等不同與文化有關的工作,亦擅長文學評斷,而劉乃上海人隻身來到香港,他的文化目光因此能誇越不同界限。但令人好奇的是為何劉當初能想到去使用意識流這手法去寫作小說,劉認為與當時的文學市場有關。 簡單來說,當時小說的產量,不用說究竟是全世界、全東亞或是全香港,其時報紙的短篇小說數量已經有很多,在此大數量的小說中間, 若要想辦法創作些與別不同的小說,其實並非易事。因此,劉盡量想辦法去求新,想起利用當時於法國流行採用的新手法--意識流,其實當時這個方法於外國已源用多年,可是中國則不多甚至沒有人用。所以當時劉認為只要是能夠寫出與眾不同的作品就能冒出頭來,所以他決定把意識流這新元素加入小說《酒徒》之中。


同場的潘國靈先生言道,《酒徒》不只是第一本中國意識流小說,當中內容亦利用著重形式創新的現代主義,帶出了現實中香港文人的壯況。原來劉以崽先生可謂潘國靈先生的半個恩師,在潘較早年創作時,劉給了潘兩個錦囊:一是「求新求異」,二是一個概念:「作為創作小說的新手,應該嘗試從自己的經驗出發。」,絕對令潘獲益不少。


《酒徒》有否反映劉先生的人生?


劉認為作家寫的小說未必一定要反映人生,但當一個作家寫畢小說之後,該本小說就不可能不反映該作家的人生。他認為作家可以不因為反映人生而寫小說,但一個作家寫的小說一定會自然的將自己的生活流露和反映出來。


潘以讀者身份回應《酒徒》未必會是自傳式體小說,但很多作品都可以有作者的觀照或包含作者的身影在內,他認為於《酒徒》中其實是有以上情況出現的。他更指出《酒徒》此小說具有文學歷史的意義,帶出至今仍尚存的現實處境,例如:商業如何侵蝕文化創作、社會尊重文學創作與否、作者如何拉扯於現實與理想之間等問題,絕對能映照出當時甚至現今香港文學與社會間的關係。


--095065 Chung Ka Sin Crystal 2010年10月12日 (二) 23:46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