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劉以鬯與潘國靈的執迷不悔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日期:12.10.10 記者:劉巧瑜

[本網記者劉巧瑜十月十三日訊]

著名小說《酒徒》作者劉以鬯用了半世紀的時間於寫作上,但他從未放棄寫作,現年九十多歲的他也未想過停止,正著手創作一部以香港電車為骨幹的小說。《頭條日報》專欄著名作家潘國靈既是大學講師又文化評論人,一年裡參加多次講座活動,但新作卻多年從不間斷。他們兩位一老一少的作家到底從哪裡來這麼強大的創作力和原動力呢?今日他們就一同在樹仁大學的週會細說他們對文學的執著。


劉以鬯: 當時我只有一支筆

劉以鬯表示在戰時香港的生活十分困難,他手中就只有一支筆能作他的生財工具。他直言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他為<星島晚報>寫稿只是為了應付生活,那個時期他是為稿費而寫的。 他把自己的作品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為生活而寫的,而第二類是為自己而寫的。他憶述當年他從早到晚為稿費而寫作,到了把當天的稿件都寫好了才開始著手創作自己真正想寫的。多年以來,他就是腳踏兩條船,其文學成就,絕對是從夾縫裡擠出來的。


潘國靈:創作全靠執迷

潘指創作的力量全靠一種執迷,對寫作是純然的喜愛,並不是為了名利。他認為寫小說的人都有一點對人生的執意,寫小說是一種慰藉,因為文學可以包含一切的題材。


潘國靈:香港讀者水平下降

當被問及現在讀者的水平下降,會否改變寫作風格迎合讀者的口味時,潘國靈指文學創作很少會想到讀者,只有在書本完成後才會想到。他指國內的讀者水平相當高,他舉例有一位讀者節衣縮食也要來書展一趟、在發問環節發問的都是國內的學生,反映內地年輕讀者對知識非常渴求。連潘國靈的作家朋友小思也忍不著問「香港學生都到哪裡了?」潘感嘆這也許是富裕社會的必然產物。

--095047 2010年10月13日 (三) 01:05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