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劉以鬯﹕香港是我故鄉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一九六三年的名著《酒徒》,隔近半世紀後終被拍成電影,其劇本亦在《文學雜誌》上刊登了。原著作家劉以鬯及《頭條日報》專欄作家潘國靈今出席樹仁大學新聞系週會,談及因戰亂而令香港成為劉以鬯的故鄉及其第一部意識流小說《酒徒》,和香港的文學生態因缺乏發表原地而變質。

「在香港住了半世紀,我覺得香港才是我的故鄉,上海已變得很陌生了。」,現年九十二歲的劉以鬯於上海出生,機緣巧合下才踏足香港。當時中國北方打仗,令原本在上海經營出版社的劉以鬯收不到運往北方售賣書籍的版稅,難以繼續在上海以出版維生,只好避到香港。「我一個人乘飛機到香港,想辦自己的出版社,於海外出版自己所寫的書,可惜所有經費用盡,只好折返上海。雖然目的未達到,但對香港已有認識。」其後他在香港不經不覺住了半世紀,已視香港為故鄉。潘國靈補充說香港當時是不少文人作家的戰亂時的避風塘,但他視為恩師的劉以鬯則是少數南來作家以本土意識創作。


第一部意識流小說

劉以鬯指香港小說產量大,很難寫出與別不同的小說,唯有想辦法,用一種特別的表達手法---意識流去寫下與眾不同的作品。《酒徒》是其第一部意識流小說,反映著其人生,有著其身影,深受讀者喜愛,更被拍成電影。「自己的作品有人改編成電影是好事。」他對電影《酒徒》不作評價,指自己非拍電影的人,難加以批評,但對《酒徒》被拍成電影感高興。


香港文學生態變了

劉以鬯愛徒潘國靈慨嘆香港少有像恩師般出色的作家,亦偶有出色短篇小說。他認為香港缺乏新作家所需的原地去發表其創作,就算是生生不息的文學雜誌如《字花》、《月台》等大多是政府資助出版的,致文學承載力不足。逐漸令文學雜誌變質,再不是純文學,而是一些文學組織。文學以外還涉及政治,例如參加反高鐵等政府話題,令香港的文學生態轉變了。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