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劉以鬯:以新手法令《酒徒》突圍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陳倩欣十月十二日訊〕有「香港文壇教父」之稱的劉以鬯,從事寫作和編輯工作超過半世紀,其代表作《酒徒》被譽為中國第一本意識流小說,更被拍成電影,預計於今年年底上映。劉以鬯今天聯同小說作家、文化評論人潘國靈出席樹仁大學新傳系周會時表示,當年以意識流這種新方式撰寫《酒徒》,意欲在眾多小說中突圍。

劉:力求作品與眾不同

劉以鬯指,當年(六十年代)文學風氣鼎盛,單是香港一地在報紙連載的短篇小說,數量已相當龐大,要寫與眾不同的小說並不容易,他想盡辦法,又參考了當時法國較新穎的寫作手法,發現意識流在數十年前已有人採用,但在中國的作品則絕少出現,故把其滲入自己的作品中,寫出與別不同的《酒徒》。他又指,《酒徒》只有一段內容屬意識流,他並沒有主力使用意識流手法,反而在小說中採用了很多自己構想,又與別不同的表達方式。

潘:《酒徒》包含不同手法

中學時期已開始閱讀劉以鬯小說的潘國靈自言,從一個讀者的角度看,《酒徒》的意識流手法固然突出,但小說亦包含了多方面的手法。他指,劉把現代的技巧放到一個現實的處境,反省香港的狀況,特別是文人的狀況,雖然小說是六十年代的作品,但細看箇中反映的情況,廷至今日,當中的變化亦不大,例如商業侵食文化創作、社會對文人的尊重、作家在理想與現實中的拉扯等往往都在於現今以商業掛帥的社會裡。另外,《酒徒》寫有很多詩化的語言,是一本詩化的小說,其內容亦有不少文學評論,提及了當時多位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還未有很大的地位和認受性的作家,包括張愛玲和穆時英。

劉:難評《酒徒》電影好壞

對於《酒徒》被改編成電影,劉指身為原作者,很難作出批評,他以迪根斯的《雙城記》被拍成電影為例,指電影遠不及小說,但若作者尚在人世,因自身身份尷尬,亦很難批評好壞,但他認為,自己的作品有人願意拍成電影總是件好事,始終很少小說能被改編成電影。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