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劉以鬯 文壇上的蒼松翠柏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報十月十二日記者陳嘉裕訊】92歲的劉以鬯至今依然埋頭創作,「只要手上有一支筆和幾張白紙,我就開始寫稿。」今日,他應邀與學生潘國靈出席樹仁大學週會,與學生暢談香港文學的演變。已是耄耋之年的他雖然不時要太太的傳話和提點,但文學巨匠在台上風采依然,而且筆耕未斷。


劉以鬯大半世紀與文字為伴,中學時代開始創作,第一部短篇小說在上海《迎新畫報》承載,從此與文字結緣。戰亂時由上海走到重慶,再由重慶遷到香港,唯一不變的是對文字的熱忱。


叫好叫座的文學作品,是日寫十一個連載小說熬煉出來的。劉坦言,日子過得相當慘。初到香港的時候,為糊口而投稿《星島晚報》, 以幾塊的稿費應付生活所需。每日至少十一個連載小說和專從早到晚,都在爬格。他的作品,一方面是為娛樂讀者,另一方面是娛樂自己。所以,完成報紙的連載小說後,他便會寫自己想寫的小說。


對於開創意識流寫作手法,劉笑言,當初只為了與眾不同。他指昔日香港小說產量大,而短篇小說創作量多,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酒徒》引用法國人的寫作手法,為文壇開創截然不同的新局面。


除了寫專欄,劉亦長時間擔任副刊編輯,他直言自己是首個懂得畫版面的編輯,更因此而被各報館挪墊,台灣的瘂弦擔任編輯的日子恐怕也比他短。他更在擔任編輯期間,!在報章中加入純文學作品,連載香港名作家也斯、西西等的小說,栽培一代新文學青年。不但自己創作,也在創作上扶持他人一把。


劉以鬯的作品有著歷史與文化意義、見證香港文學的傳承與發展,他是少數南來作家以本土意識創作,體現香港本土化現代主義。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