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台灣首個「紅樓夢獎」得主 抑鬱病中説故事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報記者潘楚源三月十五日訊】二十多歲起把寫書當作職業,因政治問題由大陸移民到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以《西夏旅館》奪得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成為台灣首次奪得「紅樓夢獎」的作家。患上抑鬱症的他坦然承認病症每年都會發作一次,每次一個月,「已經習慣了,乖乖吃藥就好」。

王安憶一言驚醒夢中人

十年前,被駱以軍譽為大陸小說一姐的王安憶到台灣駐事一個月,對談中王安憶問駱以軍「你們這個世代的年青人(創作者/小說家)還有説故事的熱情嗎」,令駱以軍為之驚訝。駱直言當時自己已從事寫作十餘年,寫了四五本小說,對著偶像突如其來的問題,他借用了作家大江賤三郎《換取的孩子》一書中引用的紐約兒童文學作家Maurice Sendak的繪本Outside Over There的故事,博得王安憶滿意的笑容。

故事中,小女孩愛達為了拯救被精靈偷走了的弟弟,不惜逃出窗外,翻轉森林,卻在森林一端發現一群和弟弟樣子一樣的精靈。為了找出真正的弟弟,愛達用笛子吹了一首精靈們討厭的歌曲,最後精靈散去,最終救回弟弟。王安憶形容,這與日本動畫《千與千尋》一樣,我們都應該學會從成千上萬的「假」中,去尋找什麽是「真」的,這樣東西可能是愛也可能是其他,然後保存下來。

不懼抑鬱當感冒

創作《西夏旅館》之時,亦是駱以軍抑鬱病嚴重之時。駱認為當時自己比較敏感,充滿野心,既要帶小孩,經濟上也有壓力,導致抑鬱病的發作。「就好像職業運動員,有天賦還要懂得比賽規則,運動員高強度訓練會容易受傷」,駱比喻自己好像運動員,因為想高強度運作腦袋,最後導致腦袋受傷。「後來年級大了慢慢懂得腦袋不能運作太快,要放緩,現在抑鬱症還會發作,每年一次,每次一個月,然後乖乖吃藥,就像感冒一樣,就會好。」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