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周奕:《文匯報》說「普通話」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你提到六四時的文匯報,關鍵詞是開天窗。因為報紙的編排是不容許一個方格內沒有文字的,但文匯報當天的社論卻只有痛心疾首四個字的標題,這是香港報業一件大事。其他都好,不過你也可以稍為提一下左報也有它的光輝時代,在67年暴動之前,周奕說五份左報佔了全港一半的銷路。這樣,讀者才會感覺到現在左報的不濟。)



【本網記者劉旻11月15日訊】香港報業的競爭一向激烈,作為為數不多的左派報紙之一的《文匯報》還有多少人在關注呢?今日,文匯報前副總經理周奕在出席香港樹仁大學講座 時坦言:「我已經十幾年沒看文匯報了。」

迷失方向大陸化

早期的《文匯報》是港人瞭解中共的重要渠道之一,也算是舉足輕重。六四時期,《文匯報》相當「有骨氣」地用「痛心疾首」四個字來評論該事件。但六四過後,文匯報就經歷了「大換血」,漸漸地大陸化了。周指出:「編輯部都是說普通話的,領導也是說普通話的。」《文匯報》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與外界報章接觸,周對此表示很失望,亦坦言自己已經十幾年沒看了,更狠批《文匯報》「迷失了方向」。

左報無存在意義

已經迷失了方向的左派報紙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呢?周奕問在場的學生有沒有人看過今日的《文匯報》,《大公報》或者《香港商報》,竟無一人舉手。答案顯而易見,連新聞系的學生都不讀文匯報,周直言:「乾脆結業了吧。」周亦指出,印刷媒體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文匯報》靠中央的補貼苟延殘喘,如今的人們大可以通過互聯網迅速獲取資訊,左派報紙已經失去了「媒介」這項意義。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