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周顯: 社論主筆中最大權力一定是我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 105026 陳穎欣 CHAN, WING YAN 2010年10月19日 (二)

[本網訊]暢銷作家周顯出席樹仁大學的講座時,直言當金融投資方面的作家並不是他認為最有意義、最好的事業,但奈何人要生活也要做一些自己不是太尊重的工作,坦言為了一口飯有時也要先退而求其次,後再尋理想。

新派記者 很難上位

在報章寫專欄始成名的周顯,於講座上慨嘆,在現今的社會裡新一代愈來愈難上位,尤其是傳媒界中,很多再出色的新血日捱夜捱升職也較以前年代慢得多。 周又指現在的記者大多沒有經過一些社會科學的訓練,但純粹的報導已需要有很強的學術背景,稱就如他自己寫有關法律領域的專欄時已經有點力不從心,所以新一代更是難把新聞或社評寫得出色。

投資作家 非最想做

唸新聞系出身的周顯,又直認自己當年的選擇是一場「錯摸」,指出當記者其實「門路不高」,自問很難還能夠堅持自己。他於席間承認因為起初當普通作家時收入低,所以才會轉型寫投資策略。 不過他又指出雖然當金融作家回報高,但畢竟認為對社會貢獻不大,並不是他最想做的、最好的工作。願意做自己不是太尊重的事,他稱是因為希望自己能夠有一定財富,財政可獨立,這樣才可以有絕對的寫作自主權。

寫作自主 十分重要

周顯又指,絕對的寫作自主權很重要,讓他可以在專欄中暢所欲言。周於座上自言:「我敢說,做社論主筆中最大權力一定是我,任我寫什麼都可以。」 他稱自己曾於社評中大罵「政府無能,議員無恥」,雖然上司曾有微言,但最後還是讓他自由地寫。正因為他不介意有被解僱的危機,所以才能有如此自由的寫作自主權。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