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報刊不再是文學園地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袁樂彤十月十二日訊」 六十年代,被譽為中國第一部意識小說《酒徒》於報刊上連載,瘋摩一時。反觀現時,報刊小說還可存活嗎?小說作家劉以鬯及潘國靈出席一大學講座時表示,現時文學與報刊分道揚鑣,以往相輔相成的關係已不再。劉也認為銷量好的紙章並非會是一份質素佳的報章。

平和年代 難有體會

潘國靈稱,報刊小說的創作模式在於「日日寫」,並大多以本土意識作為創作藍本。城市味道重是香港久遠的文學特色,以致城市與公共關係的討論都是本土文學中普遍會觸及的範籌。潘續稱,文學創作來自生活體驗與想像,可是在資本主義的影響下,香港處於「平和年代」,物質豐富,生活便捷,難有深刻體會觸發所思所想,所以報刊小說已不能成為可能。

商業邏輯 蠶食文學

潘續稱,商業蠶食文學,某些由地產商注資的報刊以成本效益取決刊登的內容,將讀者水平設於較低的位置。潘指出,這變相縮窄小說作家的發展空間,反映香港商業邏輯性強的意識形態,形響著整個文學與文化的生態,亦令報刊的質素有遜於文人辦報的年代,從而報刊不再是文學園地。

純樸宗教 衍生熱誠

席間有學生問潘是如何保持創作熱誠。潘國靈笑稱,文學於他而言,是一種宗教,其創作的過程猶如某種執悟。潘指出,文學的力量純樸,包容一切題材,那怕是生活中一些要驅除的事,如人的黑暗面,來到文學的層面上,卻可以是有助對抗自身存在的被遺忘的良藥。所以,他的創作熱誠源於對這份純樸力量的眷戀。 -

《酒徒》的作家劉以鬯表示,當初寫《酒徒》時希望加入法國藝術原素入內,寫一本與別不同的小說,並不是刻意營造意識流效果,但無心之下,造就了中國第一本意識流小說。劉認為近年商業掛帥辦報,形成銷量好的紙章並非會是一份質素佳的報章。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