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夢裡尋夢---駱以軍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105063 2011年3月16日 (三) 00:05 (UTC)

常言道人生如夢,人生匆匆數十寒暑轉眼就過,一生的經歷都如南柯一夢,不知是真是假。著名作家駱以軍透過小說、詩、散文以及說故事,去將夢幻般的情節鋪陳出來,同時帶領讀者出發尋夢。


記者:黃焯熙


著名台灣作家駱以軍今日下午出席樹仁大學記者會,與在場同學分享有關創作的事,駱以軍又以多個不同的故事穿插在其演講中,與台下的年青人分享不同的經歷,透過文字、透過空氣、透過故事,引導大家撥開迷霧,從虛幻之中尋找真實。


如夢般的生活

駱以軍曾獲多項文學獎,而且多次獲選《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年度十大好書,其作品《西夏旅館》更獲得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這位名作家,大家想不到他原來也有難產的時候。

當年駱以軍大約二十七、八歲,滿腔創作熱誠,從大學畢業後不久,全身投入寫作,駱以軍笑言:「以為拿到過文學獎,就可以一直出書。」想不到現實並不如此。成功得到文學獎的榮譽,決心要走文學創作這條孤獨的路,然而駱以軍回憶當時的情況,直言:「那時候其實沒有真實感,每天就如活在夢中。」終於,在大約三十歲結婚後,他的創作出現「難產」的情況。


如紙窗般的夢

生活猶如在夢中,原來並不可怕,駱以軍訴說了一個有關他外家的故事,生活離不開夢,原來更嚇人。

當年駱以軍妻子的外婆剛過世,他的大舅和三舅為了爭套家產,各施奇謀。駱以軍的大舅當年甚至養鬼仔,每天一到太陽將下,黃昏之時,就把小鬼送出去,加害三舅一家,更每晚叫小鬼進入三舅的夢中去打他,後來駱以軍的三舅抵受不住每天這樣的折磨,最終生活日漸衰敗,駱以軍感嘆:「夢是人最私密的所在。」連這個私密的地方也失守的話,生活將難以繼續下去,駱以軍比喻入夢就如古代採花賊,在紙窗輕輕一篤,把迷煙吹進房間內,便可以待房間內的人昏迷後,為所欲為,同樣地,侵佔一個人的夢,一樣可以將他催毀。


撥開夢中迷霧

夢,可以是甜夢,亦可以是噩夢,但對駱以軍而言,夢就好像是一個找尋的過程。駱以軍分享了一個童話故事:少女愛達的弟弟被森林的妖精捉走,愛達努力在森林尋找失蹤的弟弟,最後在一處地方,發現竟有成千上萬長得和弟弟的一樣樣的人,於是愛達唱奏一個具有魔法力的喇叭,成功將假裝成她弟弟的妖精識穿,並救回被捉的弟弟。

駱以軍以這個童話勉勵年青人,現代資訊科技發達,「一個現在二十歲的少年,他的經驗可能比一百年前一個八十歲的老頭要多幾百倍。」年青人的腦袋塞滿了不同的故事,但駱以軍認為:「你腦袋裡的經驗,可能你根本沒有經歷過。」擁有所謂的經驗,皆因現代的生活充滿影象,我們可以透過電視、電影等等獲得不同的資訊,然而駱以軍勸勉年青人:「要像愛達一樣,分出哪個是真的?哪個是你真正所愛?哪個是真的需要保存下來?」在如夢的人生當中,撥開阻擋視線的迷霧,「找到屬於自己的真實感覺。」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