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完善司法制度 奠定法證意義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日期:7.12.10記者:鄧靖雯


香港筆跡專家梁時中因偵破了屍首唇膏字跡案,名盛一時,更被獲邀參與拍攝《亞洲兇案解碼:牆上筆跡》,講述如何協助警方破解該奇案。他出席大學講座時指出,近來很多法證技術都有突破,儀器的敏感度也大大提高了。但梁時中續稱:「唯有在完善的司法制度下,法證才可穩定的發展。」他舉了菲律賓人質事件作例子,像一個這樣沒有完善制度的國家下,很多所謂的「搜證」已全無意義。



曾任助理政府化驗師的梁時中,不諱言指出,無論菲律賓當局的「警證手法」或「法證手法」都犯下了明顯的錯誤。他指當地警方沒有立刻劃分限制範圍,限制記者進入拍攝採訪是一大警證方面的錯誤。這足已顯示當局沒有能力控制現場環境。


菲律賓法證不合理

另外,將旅遊巴由現場拖行至法證的工作地方才開始搜證的這種「法證手法」,也屬不合於理。因為拖行時,旅遊巴的車轆已輾過不同的地方,車轆上的微細纖維可能已遭破壞,損失了重要的證物。他說:「就算菲律賓當局強調已清楚案發時的現場方位,可以在其他地方重組案情,將證物拖離現場再搜證的做法也完全不合理。」綜合各種菲律賓法證人員(scene of crime officer)的錯失,梁時中也慨嘆:「真的唯有在完善司法制度的地方,法證才有意義。」

他形容香港的法證搜證手法比菲律賓文明,例如香港會為一單交通意外而將現場封鎖,方便法證人員能搜集正確無誤的證據。對於香港的做法,梁時中也會心微笑:「香港法庭科學還不錯。」而比較起中國的法證,他指出,中國仍有待改善,不過可見中國已在進步當中。他呼籲中國當局說:「隨著國家的經濟發展進步,國家的法證也理應因循步伐一同進步。」


不宣透露技術發展

梁指出,雖然他會為法證的技術進步而喜悅,但他仍堅持不宜在公開場合甚至在電視節目中透露太多技術發展細節。雖然他曾為TVB劇集作法證資料顧問,但因為礙於要防範犯人會就法證新技術而策劃更精心怖局的案件,以逃避法證新技術的偵查,他也不方便透露太多,唯有令在節目中令技術大體近似現實狀況。所以,他也呼籲市民不要盡信電視劇集中的法證情節,因為大都戲劇化了。在要維護公眾知情權和防範犯人參照新技術逃避法網之間,梁時中認為香港應力爭平衡。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