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寫作無界限 劉以鬯 潘國靈大談文學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陳雅瑜10月12日訊】有文壇教父之稱的中國名作家劉以鬯和香港青年名作家潘國靈是日出席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講座,劉以鬯大談往日寫作生崖的點滴,也自爆當年寫作既為糊口也為興趣而寫作、而潘國靈則謂,自己鍾愛寫作如加入了文學宗教「光明教」。


細談往日寫作經歷

現年92歲的劉以鬯是地道的上海人,自小居住在上海的英國租界,但因受法國租界的吸引和俄國的影響,其於三十年代發表的第一本小說亦非上海當時流行的農村題材,而是用摩登的上海背景。 劉又憶述1948年初次踏足香港,當時北方正是打仗時期,劉的出版社在北方的生意額大跌,為繼續其生意唯移遷到南方的香港,希望將書籍向海外發行,但因沒有他人協助,最終失敗而回。 當時的上海正值抗戰時期,日本人會抽出中國青年當壯兵,劉父因不想劉以鬯由日本擺布,要求他由搬往重慶。劉為了生計,曾向《星島晚報》投稿,以換取幾元報酬。閒餘時間則寫自己喜愛題材,後來,因其熱愛寫作的態度受賞識,獲聘請為兩報的主編。

劉稱自己寫小說有兩目的,一為自己的生計,二為他人的興趣。對於自己的作品《酒徒》被改編為電影,劉坦言不會批評電影的好壞,但認為小說能改編是好事。


暢談現今文壇實況

在97年首次發表文章,《我到底失去了什麼》的青年文學作家潘國靈認為,現時香港的文學受現實主義所影響,小說、專欄等均反映著現今社會的狀況,常以城市空間、城市地方為題。潘認為創作是沒有界限的,理性與感性、科學與非科學均沒有抵觸。潘又言現在城市歷史斷裂很強,需要認識城市的跨度很深,但若然願意深探城市深層,其作品的題材一定富有創意。他表示,支持自己文學寫作,有如宗教的精神支持,所以自己如入了文學宗教「光明教」。


潘又認為現代的報紙轉變很多,不單單是形式上的由無專欄到有專欄,更是意識上的不再左右鮮明,更甚的是由以往的文人辦報、編報,到現時的只有文人辦報。潘坦言《蘋果日報》和壹傳媒的出現均為報業帶來衝激。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