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寫小說 如尋夢 -駱以軍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 陳詩祺

[本網三月十五日訊]《西夏旅館》作者、台灣作家駱以軍今出席一大學講座,處於資訊爆炸年代,他認為年輕一代該忠於自己的真實感受創作,才能成功感動別人,因為他們經驗少,素材大多源自媒體轉載,只有畫面,沒有體驗。

文學市場不興

屬於新一代創作文人駱以軍感慨大陸、台灣的文學市場生態弱,難以讓人材發光發亮。對駱而言,寫小說是一個夢,人在不斷的追尋以達到高境界。他表示,西方國家的文學發展更健全、受社會關注和能夠與社會接軌,因此西方作家的作品是有市場的,但東方文學市場卻是「跛腳」的,儘管大陸的出版社和小說連年增加,但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市場上大多作品都是翻譯小說,本土小說發展並不蓬勃。

他稱,香港三十歲的作家們是最有活力的,因為有文學雜誌、媒體等較多元化,比台灣好一點。

簡單不是壞事

「因為我的過去太少了,沒法寫出如紅樓夢的複雜家族關係,確是一種殘缺。」駱坦言。隨爸爸逃難到台北,由於沒有原住民的悠長家族歷史,形成了他簡單的世界觀,不過,二十八歲時,他寫的小說反而貼近了西方現實小說的風格-孤獨的個體。 「太簡單也讓人際結構出現缺陷,但沒關係,不一定是壞的。」他瀟灑地笑道。

他憶述,第一次於台灣聯合報刊載小說《夢裏尋夢》引發了一場嚴重的誤會,他的小說被看作是披露妻子的家族史,他知道此時已處於一個虛構與真實的臨界面。


駱表示,當作家需要對每事每物敏感度很高,年紀漸長後,便要收集不同人的故事以找到最真實的情感。

駱凝著眼神說,二千年的一次茶聚,他被老前輩王安憶問:「你們新一代年青人還有說故事的興趣嗎?」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