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尋夢:駱以軍的創作路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伍岳泰


尋夢:駱以軍的創作路

日本諾貝爾文學獎作家-大江健三郎,一生著作甚多,包括《聽雨樹的女人們》、《給新新人類》等等。他的作品探討死亡與人生,影響不少讀者,當中亦包括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

在駱以軍三十出頭時,在一場文學的交流會上,與他的偶像-中國著名小說家王安憶交談。會上,王安憶問他:「你們這一代的作家,還有能力說故事嗎?」一言驚醒夢中人。駱以軍驚覺,若要成為一個好作家,必須要懂得說故事。大江健三郎的《換取的孩子》,就是教他說故事的老師。

夢境交織千個故事

一本書,為他帶來不同的夢,換來了多本佳作。駱以軍認為,「寫小說,是需要一個夢。」小說家的創造力源於夢,他不少的作品也是真實與夢交織而成。作品《夢裏尋夢》,以太太的大舅和三舅爭產一事為藍本。故事中,大舅為了奪得家產,不惜「養小鬼」,讓他進入三舅夢中大肆騷擾。這些情節都是在夢境與現實之間游走。駱以軍比喻道,「夢境就像一扇窗,小鬼則像一個採花賊,用口水篤穿紙張,便可進入夢中,為所欲為。」

拒絕市場左右作品

夢始終是虛幻,總敵不過現實。一個作家無論有多大理想,「理想總不能當飯吃」,有時候也要向現實低頭。二十出頭,駱以軍選擇了文學路。數年後,雖然他獲得《聯合報》多個文學獎,但他只是一個小報的編輯,收入微薄,閒時更要寫劇本,賺取外快。他坦言:「作家的收入並不高,難以只靠銷售作品來維持生計。」不少作家,為了多賺個錢,改變寫作風格,迎合大眾口味。駱以軍卻堅決不受市場影響,「我不會以市場的反應,主導創作;亦不會為迎合市場,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