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屍體唇膏筆跡案 人生最棘手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105044 2010年12月7日 (二) 22:08 (UTC)

【本網訊】前助理政府化驗師梁時中今日在樹仁大學演講時表示:「用唇膏在屍體上寫這麼大的字,是世界史上文獻記載唯一的一件棘手大案!」

屍體筆跡 筆跡改變難分辨

當年在維多利亞園男廁被發現的半裸女屍,身上滿佈用唇膏劃寫的字跡,由於書寫的用具並非常用之筆,而是一枝唇膏;同時被書寫的不是一般紙張,而是有柔軟性的人體,故此筆跡與平常書寫大有不同。

坐墊書寫 模擬人體測字跡

說到人體書寫令筆跡鑑證變得難以判斷,梁時中形容,就算抓到了疑犯,也無法從他在紙上的筆跡去確認人體筆跡,因為沒可能借來一個人體來讓他試寫。當時他聯想到用紙鋪著坐墊,希望模擬人體的柔軟,但由於圓度不同,筆跡始終不同。

犧牲色相 身體作紙寫字

面臨重重迷霧,梁時中當時決定以自己身體為紙張,請其妻用唇膏在自己身體同樣位置寫字,終於發現人體書寫和一般書寫的重要分別:原來由於書寫工具和書寫表面的關係,一些彎線在人體上會變成直角。這項發現讓案件當時有了重大突破,對判斷真凶起了莫大幫助。

一字一句 稍有偏差即釀禍

梁時中強調,作為法證專家責任非常重大,對說話的準確性要求特別高,對筆跡的判斷只能說「真」或者「假」,絕不能「半真半假」或「又真又假」。因為假使你說「有少許真的可能」,雖然只是「有可能」,但會令別人的看法傾向於「真」的方面,如果「可能」不屬實,結果就容易釀成大禍。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