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工人要發聲 不全在區會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不能用“阿爺”代表中央,尤其在你的新聞開頭,除非你是引述其他人的說話。中央如何通過專欄宣傳自己?你應該解釋一下。文匯報如何在六四前為中央發聲,六四時文匯報做過了甚麽?你在談到香港工會時,有些詞句組織令人看得不太懂。“因為保障勞工的法律自八十年代開始逐步改善,七十年代的工會對工人的重要性大,但今天工會的作用逐漸被完備的法律和優化的勞工保障意識衝擊。”這句話有點累贅繁複。另,你說“他對近年工人的工會參與率首次自2000年以來出現輕微的升幅表示不解,因為香港的職工參與率2000年以來只有百分之二十一,近年卻上升近百分之一達二十二。”前面說升幅輕微,後面你說卻上升近百分之一達二十二,這到底是多還是少,不解是不解在那裡?你的這種自我矛盾的解說,經常出現,例如你說,“但區選只具備地區性的影響力, 但全港各個行業的工人的聲音未必一定可被反映。但基層勞工向政府的討價能力確有所提升, 生活質素亦有很大進步,50年代工人運動興盛時代早已結束。”既然興盛時代早已結束,基層勞工討價還價能力卻又提升,為何又擔心各個行業的工人聲音未必一定可被反映?你的文章組織也有問題,你開頭談到文匯報及左報應該關門,中間突然轉入香港工會話題,最後又回到文匯報除帽都不能擺脫左報形象,兜兜轉轉,不好。你應該下筆前,先定好你要些的重點,然後分段予以解釋。)


  • 工人要發聲 不全在區會--105021 2011年11月15日 (二) 22:40 (UTC)

記者 陳詩祺

[本網十一月十五日訊] 文匯報前副總經理周奕表示左派報紙早失去為中央發聲的作用,因為中央大可通過專欄宣傳自己。此外, 網上閱報將逐步取代傳統報紙,若繼續由中央出錢支持是「口徙」錢。又指出,區議會非盡反映工人聲音。

中介角色 隨時代淡化

周奕指出,發生六四事件之前,文匯報香港商報及大公報等左派報紙的確發揮著為中央發聲的作用,但自六四出現,文匯報已經完全失去它的中介作用。在新聞媒界中,文匯報只是一個辦報的小集團,不能代表甚麼。

他解釋,大公報能夠繼續經營,純粹因為它是一份歷史悠久的報紙,故他笑言「我夠膽說,《大公報》、《文匯報》執左佢吧,它們根本在浪費金錢。」

工聯地位 抬轎變坐轎

周奕直指,民建聯欠缺基層力量, ,全賴工聯會由50年代起經營選民基礎,所以工聯會一直以來是抬轎佬,組織地區工作,協助民建聯建立地區政績。而今次區議會選舉工聯會派代表,如陳婉嫻出選,反映抬轎者抬久了也想坐上轎,成為轎中人。他表示,雖然工聯會在區選中大勝,但區選的影響力有限, 故全港各個行業的工人的聲音未必一定全部被反映。

法律雖善 需群眾力量

《香港工運史》作者周奕認為,「即使香港的工人漸不再依賴工會,但一定要有這種組織存在去維護工人的福利,這是工會出現的原因。」又指出,七十年代的工會對工人很重要,而自八十年代起,愈趨完備的法律能夠保障勞工權益,加上勞工本身用法律保障自己的意識加強了。不過, 商業的社會仍然存在漏洞,必需要有群體力量為工人爭取權益,這種力量便來自工會。

他指出,今年工人的工會參與率出現百分之一的升幅,雖然升幅不大,但此情況屬千禧年以來的第一次。香港的職工參與率自2000年以來只有百分之二十一,今年的參與率卻增加百分之一達二十二, 故他表示不明白回升的原因。。


他批評《文匯報》已經迷失了編採方向,失去了自己的風格,趨向用視覺等觀感去吸引觀眾,變得媚俗。至於文匯報將來應如何重新定位,需要由讀者決定。 有人曾經叫他脫離共產黨的影子,他則回應,「脫了紅帽,可是你的額頭也是紅色的呢!」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