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左報迷失方向 周奕:脫了紅帽 額頭仍紅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下面那段話,有點令我糊塗,到底是誰的批評?言歸正傳,既然周奕說左報是全港銷路的一半,報道就應該引述他說的一半。至於金堯如的數字,你可以另外補充。授勳與受勳的批評亦是對的。你說“.....李子誦和前總編輯金堯如在1989年...提出以「開天窗」形式發表社論”,「提出」這兩個字有點多餘。當時「痛心疾首」四個字並非登在頭版以下,而是社論的標題,但社論沒有內容。“他認為金堯如完滿地執行黨「聯絡社會各界人士」的政策”這一句,應該另外起段。其他都非常好。題外話,我認識金堯如金老,他確實喜歡喝兩杯,老報人多有這個習慣,卜少夫就是其中之一。)


醬爆(雷日楠 105043)亂評: 掂喎Diego,李廣豐果然冇講錯,你啲文的確寫得幾好,我擔心都就嚟連你車尾燈都望唔到呀!不過都有幾點我唔知岩唔岩,「楊光授勳」應該寫成「楊光受勳」,而各段既Direct Quote統一用口語/書面語寫比較好。另外就算金堯如的回憶錄指當年左報發行量佔全港三分之二都好,我覺得始終應該用返周奕「一半」既講法。

【本網記者梁迭戈十一月十五日訊】左報曾在香港煊赫一時,但近年卻銷量不佳,部份香港市民甚至對其嗤之以鼻。文匯報前副總經理周奕出席一大學講座時也對左報的前景感到擔憂,他笑言:「左報既浪費錢又不環保,不如執咗佢!」


脫了「紅帽」額頭仍紅


香港左報也有過輝煌的歲月。在「六七暴動」前,香港左報發行量曾占全港報紙發行量的三分之二,但近年卻每況愈下。周奕問在場聽眾有多少人現在還看《文匯報》、《大公報》,舉手者只有寥寥數人。周坦言現今左報高層領導都是「講普通話的」,一來不瞭解香港情況,二來只是單純做中央的宣傳機器,無法吸引讀者。周稱:「左報迷失方向,若不是靠中央支持,它絕對不能在香港立足。」周認為,《文匯報》等左報應從廣大讀者喜聞樂見的方向發展。但因為左報背負著一些政治任務,不可能向這個方向發展。周笑道:「想左報增銷就除咗頂紅帽,但除咗頂紅帽,額頭還是紅的。」


李金二老 左報菁英

《文匯報》前社長李子誦和前總編輯金堯如在1989年提出以「開天窗」形式發表社論,對民主運動持肯定態度。并在頭版寫下「痛心疾首」四個大字,表達對北京當局鎮壓學生運動的憤慨。這當然引起中央不滿,導致李、金二人離開文匯報。周奕評價:「共產黨變了,以前提倡自我批評,現在卻不允許任何反對聲音。」他認為金堯如完滿地執行黨「聯絡社會各界人士」的政策,他說:「老金經常和別人打麻將,喝酒喝得爛醉。」周稱讚金善於聽取下屬意見,不畏強權,與上級據理力爭,是個有原則的人。對於前社長李子誦,周認為李當時面對如潮的民主運動表現得十分亢奮。但卻批評他開除前副社長陳伯堅是一個錯誤。周稱李、金二人皆是有經驗的左報菁英。

楊光授勳 理所當然

「六七暴動」是港人對中共態度的分水嶺,很多香港人都認為當時左派大擺「菠蘿陣」(放置土製炸彈)是不可原諒的錯誤。但周奕卻不認同這種說法:「現在有人在立法會上掟蕉抗爭,我們放炸彈抗爭有什麽不對?」周認為楊光獲頒授「大紫荊勳章」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楊光在「鬥委會」中並無實權,是受命於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他說:「當年外國人可以任意踢打華人海員,你們這一代未受過帝國主義欺負,當然不理解反英抗暴鬥爭。」

--105001 2011年11月15日 (二) 20:56 (UTC)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