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微量物證無所遁形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吳青豪 7 / 12 / 2010 訊]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今後罪犯們除了需要一個周全的計劃,還要確保沒留下一根毛

少量DNA可輯兇

前助理政府化驗師梁時中,今日在樹仁大學新傳系周會上講到,「微量物證」是法證科學下的其中一門專門。他說,一般人觸摸物件表面後會留下少量油份。專家只需要檢驗當中足夠的微量DNA(脫氧核糖核酸) ,即可得知DNA屬誰。除油份外,即使一條脫落的毛髮,其毛囊細胞中亦存在DNA。但他強調,檢驗範圍不包括遺傳因子,所以不涉及私隱問題。而且檢測DNA亦存在弊端,因為物件被不同人觸摸過後,亦會留有眾人的DNA。

開槍輕煙出賣兇手

一般人認識,每顆射出的子彈頭,都有該槍械的獨有紋理,因此能將子彈與槍進行配對。但梁同時提出,要確定疑兇有否開槍,還可以檢驗其手上是否留有殘留火藥。他說,開槍時產生的輕煙其實由微粒組成,並會殘留手上。

法證有公式

梁指出,當人體被子彈打中而濺出血液,專家能透過量度一定數量的細小血跡,進而利用血跡的長度及闊度,以公式計出血液射出的不同角度,即能推敲出受害者遇襲的大概位置。此舉能有助辨別證人作供是否吻合。

玻璃碎敗露行蹤

梁指出,「微量物證」還包括檢驗衣物中是否帶有玻璃碎屑。他說,落肇事者打碎玻璃,身上衣物會沾有玻璃碎屑。不同玻璃均有不同的折射率,可從檢驗案發現場玻璃及衣物上玻璃的折射率,支持疑犯是否曾身處現場。

物件亦有「牙齒印」

除了眾人會有其獨一無二的牙印外,梁說,物件如工具,鞋底及車胎磨損後同樣能產生獨有的留痕。

對於大眾傳播媒界,如一些劇集向公眾展示法證科學,會令罪犯有備而來,增加搜證難度。梁認為,公眾有知情權,但不應提及太多有關技術性的事情。兩者宜取得平衡。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