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拍攝的前奏:紀錄片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記者姚碧丹11月6日訊】很多人說紀錄片比劇情片沉悶,但為什麼眾多導演仍鍾情於拍攝紀錄片?紀錄片有什麼吸引的地方?導演卓翔和黃肇邦今日在樹仁大學週會上表示,拍攝紀錄片可以了解社會,也為自己創造機會。


作品空洞 紀錄片了解社會


紀錄片《乾旦路》導演卓翔表示,他在拍攝劇情短片《一封情書》後,發現自己的短片「無乜嘢」,覺得自己作品空洞無物,與香港社會關連不大,沒有特點吸引人去觀看。卓認為,拍攝紀錄片是一個橋樑讓他去了解香港社會,問一些以前不會問的問題。卓說,「某程度上想認識香港所以先去拍紀錄片」。


紀錄片是平台去發展劇情片


桌表示,拍攝紀錄片對他而言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因為紀錄片與劇情片不同,劇情片可以用筆去控制劇情,紀錄片則比較被動。卓認為,拍攝紀錄片是一個好好的機會和平台去認清自己。即使拍攝紀錄片只為了作為拍劇情片的前奏,但在拍攝紀錄片時可以以真實故事為基礎,認識第一手資料。


紀錄片要有價觀 「有Noise機會就會嚟」


《子非魚》導演黃肇邦表示,紀錄片是人的故事,重要的是價值的多少和有沒有重量,不應該讓時間去影響創作及想法。黃認為,我們應該要抓緊機會去拍攝多些短片,為自己「儲入場劵」。黃指出,不要理會和介意自己的作品在那一個平台播放,只要作品「有Noise(迴響)機會就會嚟」。


除了導演卓翔和黃肇邦外,出席週會的還有CNEX基金會經理李詠恩。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