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擊倒憂鬱症 從未棄寫作-駱以軍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二十二歲時便以作品《蟑螂》拿下台灣全國學生文學獎;三十三歲時作品《月球姓氏》被選為年度十大好書;直至上年2010年,四十三歲的他繼續拿獎,以《西夏旅館》獲得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獲獎無數的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對寫作有執著,即使路不平坦,而且更為寫作曾得情緒病,他亦沒有想過放棄,堅持繼續寫作。

記者/丘穎恒

現在是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坊駐校作家的駱以軍,今日出席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系週會時與學生大談自己寫作之路,更不時加插故事,以輕鬆的形式與年輕人交流。他除了講述自己的寫作經歷,更有提及中港台三地的寫作分別,更謂香港年輕一化作家最有活力。


憂鬱症每年復發

駱以軍認為作家是需要敏感、感性的,所以有不少作家都曾患上情緒病,他自己亦不例外。在寫《西夏旅館》時,因為種種不同的壓力令駱以軍患上憂鬱症,他以跑車來形容憂鬱症,「沒有病發時,跑車可以開得很快,快到超速,但病發時,跑車就開不動,什麼也寫不出來。」即使現在《西夏旅館》已經完成,更獲得不錯的評價,但他坦言憂鬱症每年都會病發一次,就好像感冒,已經習慣了。從患上憂鬱症這件事中,他指自己學懂了放鬆,不要凡事都執著,「以前我喜歡自己一個躲在房裡看書,現在我更愛跟朋友們出去飲酒抽煙,聽聽別人的故事。」


香港作家有活力

香港常被人形容為文化沙漠,喜歡看書的人少之又少,駱以軍則認為香港文壇「深不可測」,以中港台三地作比較,他謂「香港的文壇比其他兩地更有活力,特別是年輕的、三十歲那群作家,文學雜誌《字花》就是個好例子, 它能建構讀者群眾。」說到台灣的文壇,他則慨嘆當地作家的生存空間已被擠壓,「台灣有名的誠品書店賣的大部分都是翻譯小說,本土作品只佔少量,本址作家的創作空間亦因此而被擠壓。」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