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文學界處處受敵 獨特風格現生機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95157 LI YUEN YU 2010年10月12日 (二) 20:35 (UTC)


[本網記者李婉瑜十月十二日訊] 有「香港文壇教父」之稱的劉以鬯現已年過九十,在文學界打滾越半世紀,其筆下著作有《酒徒》及《對倒》等連載小說,無不為人所知。但面對著商界及新媒體的衝擊,潘國靈與其恩師劉以鬯今於大學講座表示,文學界仍有一定生存空間。


商界侵蝕文學


近年,有不少地產商有意進軍報業,文人辦報年代已過。潘國靈說:「香港報業雖不像内地般要嚴密監管,但卻被商界人士隱秘的操縱。」他解釋,香港商業邏輯極強,有些媒體如電視,會為了商業利益而將讀者的文化水平設得很低,製作出質素差的作品,漸形成惡性循環。當潘國靈被問及香港媒體有沒有自我審查,他直指有,但審查背後往往加入商業元素,影響香港整個文化生態,甚至降低讀者水平。


網絡小説的出現也是文壇需要面對的問題,但潘國靈表示,網絡小説只是過渡媒體,並說:「網絡小説的作家最後目的都是想出書。」對文學界暫搆不成威脅。但若過真的要面對新媒體壓迫,他說:「寧願稍稍退後一步,退出前綫,都要保住閲讀與創作的桌子。」


文學求新求異


劉以鬯的《酒徒》被黃國兆拍成電影,有人指小說中的主角劉先生,是他的縮影。但劉以鬯指《酒徒》非自傳式小說,小説作家寫作不一定以反映人生為目的,反而從自己經歷出發,自然地將自己人生反映。 至於《酒徒》及《對倒》均用意識流手法寫,是因爲他想寫出一本與眾不同的小說,為了從眾多作品突圍而出,於小説中加插數段利用法國意識流手法的劇情,吸引讀者。


潘國靈補充說:「文學是一個宗教,算是另一個光明會。」他指,小說作家需執意,儘管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事都不應執迷不悟,但文學創作卻是要靠這份執意,鍥而不捨,才能寫出好文章。他續稱,本末倒置未嘗不是好事,寫作就好像窗口,讓我們打開心窗。寫作不再只是寫作,而是生命。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