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文學鉅子駱以軍 - 超越極限 一生追夢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記者/趙可兒


【本報訊】「我感興趣的是『局部探索』,某種懸置、焦慮的情緒處理,或嘗試將時間座標拆卸後,失序漂浮的人心,或是模糊遙遠的傳言,記述故事。」投身文學界十載,經歷高低起跌,台灣著名作家駱以軍,今天在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週會上表示,仍熱愛從事書寫工作,為的只是將「童夢」實踐,以文字治療心靈。


駱以軍高中時,因愛上文學家沈從文、張愛玲等人的作品,產生對創作的濃厚興趣。大學時期,刻意參加系內文學創作社團「世紀末」,拜張大春、羅智成、楊澤等名作家為師。經過長期接觸,駱以軍從前輩身上,吸取了文學知識的養份,培養創作觀。及後,以錯置「現實」與「虛幻」見稱,拚命挖掘另類寫作模式,提升文化修養;加上,運用糾纏反覆的文字,建立個人特殊風格,在台灣殺出一條血路。


從文獻中掀起風潮

以「外省第二代」的身份,駱以軍出版了《遣悲懷》,內容環繞「守屍人」對邱妙津所作的死亡書寫,結合「遺書體」與「情書體」的模式,掀起「死亡」議題,極具爭議性,又開創了「華文書寫」,成就有目共睹。他憶述:「現在文學獎短篇小說的限制是四千字,但我們以前是兩萬字。對於字數限制,年輕作家還是很認真,就像在一個畸形的花園裡,努力去栽種出有模有樣的小植物。當然,寫作比較大型,或者複雜的題材很難,但還是有寫得很好的。」他表示,台灣一些文學獎的影響力,越來越式微,但在過去十多年來,打造了很多文學家。當年的得獎似乎很有標誌性……當年大家拿文學獎時都是二十幾歲的少年英雄,參賽的作品就像一個宣言,宣告新時代的來臨,舊時代的結束。文學創作,重視革新、改變,執筆的人,切忌墨守成規、一成不變。


從抑鬱中參透人生

他略帶羞澀:「患上抑鬱症,使自己陷入失能狀態,沒事時,跑車引擎可以超速;憂鬱症一來,油門就破掉開不動,連專欄都寫不出。現在每年一次,就像感冒,已經習慣了,乖乖吃藥就好。」寫作期間,憂鬱症曾三度侵襲他,更有一次持續了九個月,病好時,記憶已衰退大半,腦裏的資料像電腦中毒一樣,全部丟失。他坦言,寫作的人,需要大量靈感,有時想要的太多,野心太大,令自己感到壓力,喘不過氣。「就算是姚明,擁有天賦,也要做回自己的專長,安份守紀。」這一次的病患,使他成熟過來,加上,建立了信仰,開始讓他明白到要改變心態。「現在的我,相信今日的自己能夠超越昨日的,不像之前的害羞、沈默,或過分強迫自己,反而喜歡跟老大哥們,一起飲酒抽煙,還抽得很兇呢!」


從寫作中初嘗快樂

話說回來,小說家嘗不少苦頭,那到底是甚麼支撐著他們往前走,不致折返原點?駱以軍折衷道:「答案很直接,寫小說的快樂!」有一次傍晚,他開車,與家人兜攏。他神情滿足:「車停在一處街口時,我笑了,只因思潮跑向了小說時空。腦袋裡,全是一幕幕故事情節,一個又一個的人物,一句接一句玫瑰般綻開的文字。」雖然,屈身於小小的車廂中、狹隘的房子裡、精細玲瓏的咖啡廳內,相對於小說世界中的風光如畫,既寬闊又美麗,小說家怎不會默默傻笑呢?快樂,真的源自偷來的小說時空。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