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新聞自由背後的責任及義務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網訊】於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現任香港圖書館館長鄭學仁先生應邀到樹仁大學進行演講,題目為「新聞、音樂及圖書館學」,內容以分享鄭先生的個人經歷為線引,希望能令在座的新聞系學生有著引發。這次演講在下午二時開始。

畢業於中文大學新聞系

鄭先生出生六十年代初,期時的香港剛從戰爭甦醒過來,經濟才開始起飛,市民大多都只是打工一族。當時,他亦如大多數的市民一樣生活於這麼的家庭,於木屋、村屋中長大。後來得到升讀著名中學時獲得的獎學金,他坦言這為他們家庭帶來小小的意外之財。到了升讀大學,被中文大學的新聞系所取錄時,他坦言當時只是抱著「人考我考」的心態。

然而,他畢業後卻沒有從事過全職的新聞從業員,故此他自嘲為「新聞系的逃兵」。

現今與舊日新聞價值的比較

在他的大學年代,鄭笑說自己最喜歡上傳播理論的課,特別是講及傳媒操守的課。 他認為,新聞自由是不應受任何商業、政治等因素所影響,並應強調其客觀性、以不偏不倚的角度把事實一一擺在讀者眼前。他嘆說,相比起現今,當時的報章中的報道公信力很高,傳媒都各守其職。

新聞自由目的何在?

及至現今,他有感新聞的自由己漸漸變質。人們漸以新聞自由為「免死金牌」,為人為的錯誤掩飾。報章中的報道亦由公正客觀,漸變為市場導向,以迎合讀者好奇為首要任務,以銷量為奮鬥目標,以利益為最終依歸。他們以失實誇張的頭條吸引讀者,用上俗不可耐的字詞。記者就如作者,把新聞描繪得繪聲繪影,仿如記者親歷其境一樣,以令讀者能追求感官上的刺激。

這樣的報道手法形成無止境的惡性循環,這般的不良手法為整個新聞業帶來負面影響,違背法律條文背後的公義及法律精神。

其實,鄭認為每種自由的背後都受一定責任及義務的制衡,新聞自由亦不例外。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