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新聞自由與私隱權存衝突 立法保障私隱剝削新聞自由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近日,公眾人物被狗仔隊偷拍事件接二連三地暴光,傳媒採訪手法曾出不窮,為報導事件往往涉汲侵犯他人私隱,傳媒的專業操守問題引起各界關注,現行加重侵犯私隱、刊登偷拍照片的刑罰的做法是否真正有效保障私隱?

昨午記協主席胡麗雲女士及法律界人士毛錫強先生應邀出席樹仁學院新傳系每週例會講座,討論「法律與私隱」。席間兩位傳播界與法律界的資深人士大談立法保障私隱權和公眾知情權當中的分歧與衝突,傳媒該如何於新聞自由和私隱權中取得平衡、立法保障私隱又是否明智之舉等備受爭議的議題,令在場的學生獲益良多。

「私隱」定義模糊 難立法保障私隱

毛錫強在會上就近日不斷有人質疑侵犯私隱判刑過輕表示問題其實在於「私隱」兩字實在難以界定,私隱這個觀念,在法律上並沒有明確的定義,「私隱」與「私事」只分別在於涉案人的觀點與角度。而每件案件對「私隱」都有不同解釋,在香港亦未有判例,故此,現行加重刑罰似乎對保障私隱成效不大。立法保障私隱涉及太多技術性問題,法律是需要清楚以及明確的界定,而且立法時也需顧及公眾知情權的平衡,及新聞自由和私隱所起的衝突。故此立法保障私隱應在新聞自由和私隱權中取得平衡。

「私隱」難界定 傳媒應自律

胡麗雲指出,一但立法規管,以後要更改或冊除將會難上加難,這亦是立法的爭議所在。但記者應要顧及道德,遵守法例。公眾雖然擁有知情權,但別以偏概全,傳媒需在這灰色地帶下以公眾利益為依歸而作決定,而不是為嘩眾取寵而作出過份的報道,所以記者要對其新聞工作負上責任。她更提醒,若然政府需要立法,首先要將眼光放得遠放得深,因為定了法例後,便會難以修改。

現行加重刑罰能否有效阻嚇侵犯私隱的報導仍未有定論,傳媒先必須認清自己所須監察的事物是否與公眾利益有關,亦應注意報導手法是否侵犯別人的私隱,這都是作為新聞從業員須自我衡量的,並在新聞自由與保障私隱中找到當中的平衡。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