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李詠茵:香港吾係好有呢個文化係度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本報記者王翠華11月7日訊]紀錄片是時代的見證,要徹頭徹尾認識社會,製作紀錄片是很好的方法。可是香港是主張供求的社會,你肯投資,我才會著手籌備拍攝,沒有人投資拍攝,那就沒人拍了,香港正缺乏了這種獨立製作紀錄片以紀錄時代發展的文化,即靠外判或私人投資資金拍攝的紀錄片,在只依賴公營機構的紀錄片製作下,香港的紀錄片數目相對比兩岸少很多。

香港就缺少了這種文化

CNEX基金會經理李詠茵指出,香港只有香港電台會外判節目,但英國廣播公司,國家地理雜誌頻道甚至內地,也有六成至七成的節目是外判的,獨立製作人即使獨自一人也會努力「投標」,當他得到這筆經費後,就能招兵買馬,尋找班底,可是香港就缺少了這種文化,沒人投資,缺少資金的有志之士亦難以發展,所以銳意資助有意拍紀錄片的人的非牟利基金組織CNEX就能幫助他們,只要經過篩選,就能獲取拍攝經費。

兩岸三地的紀錄片主題迥異

兩岸三地的文化背景十分不同,政治取向也不同,李說內地仍在發展,紀錄片的主題會較沉重,多圍繞社會發展下衍生的問題,例如城鄉發展的矛盾,遷拆問題,農民工問題等,台灣就會較為小資主義,而香港會較富人物性,例如公民參與,多為社會運動,為社會發聲的議題。而同行的兩位紀錄片導演,卓翔及黃肇邦就對各地影片節奏不一的問題都表示是與其地的文化背景有關的。

紀錄片是認識一個地方的好方法

卓認為在製作眾多劇情片後,突然覺得有點「空」,覺得自己的作品沒有地區性。他說:「也許我同香港嘅關係真係好弱。」為了更認識香港,他開始製作紀錄片,在得到CNEX的資助下,他完成了「乾旦路」,一部紀錄香港粵劇工作者的紀錄片。他表示紀錄片是認識一個地方的好方法,我們在製作紀錄片前應思考為何要做,你想在片中表達甚麼,這是很重要的。

以上是卓翔導演,黃肇邦導演及CNEX基金會經理李詠茵昨在樹仁大學的分享。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