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梁時中﹕甘願為破案 犧牲「色相」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95032 2010年12月7日 (二) 22:20 (UTC)

【本網記者林佩雯十二月七日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每一宗罪案都有弱點。前助理政府化驗師梁時中表示,曾遇到棘手案件,他為案件作「白老鼠」,從而破解線索。另外,他指法證人員要一人分飾三角,而且要「像福爾摩斯般」對線索契而不捨。

天惘灰灰 疏而不漏

梁時中,今日出席樹仁大學新傳系周會表示,做化驗師期間曾遇到不少難忘的案件。當中最棘手是一九八四年,維多利亞公園男廁謀殺案,兇手殺害女子後,而且用唇膏在死者身上寫字。他說,人的身體柔軟,並且是用唇膏寫,與用筆寫在紙上有所不同,所以即使拘捕疑犯也難以鑑定筆跡。

他笑言,「自己犧牲色相」,叫他的太太用唇膏於同一位置,同一部位作試驗。他指寫在人身上的字是直角,與之前疑犯在仿傚的紙的有所不同。但也令他明白「字是工具,只是表面分別」。因此,他可提出證據指控疑犯是兇手。他認為開創了法證的先河。

法證人員要「蠱惑」

梁指出,法證人員是由多重身份組成,「三分之一警察,三分之一科學家,三分之一律師」,他們要在不同場合,表現不同的身份。另外,法證人員「要諗得,要較蠱惑」,而且某些程度要似「福爾摩斯」。

梁補充,法證人員忌「先入為主」,要冷靜地從不同角度分析原本建立的意見。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