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梁時中:正必能勝邪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095157 LI YUEN YU 2010年12月7日 (二) 22:10 (UTC)

梁時中:正必能勝邪

筆跡鑑証助破案

[本網十二月七日訊] 香港的《法証先峰》及美國的《CSI》曾掀起全城熱話,令大眾對法証這一門學問又進一步的了解。首位華人國際科學大會主席、香港筆跡專家梁時中於大學講座指,法証是一門有趣的科目,香港不少案件都是靠科學鑑証破案的。


作爲香港專業的筆跡專家,梁時中曾幫助警方屢破奇案。他表示,在他所遇過的衆多棘手案件中,一九八四年維多利亞公園公厠裸體女屍案令他畢生難忘。特技演員陳偉強稱女友被殺,警方發現女屍身上有由唇膏寫成的字體,包括「亞儀」、「十四」及「亞迪」。由於筆跡在皮膚上,增添了鑑証難度。


難忘裸屍唇膏字


他憶述說:「寫字的筆非筆,而是一支唇膏;字又不是寫在紙上,而是寫在具有彈性的皮膚上,令筆跡與平常不一樣。由於用唇膏在身上寫字會啜住皮膚,因此字的轉角位要分兩筆寫,形成九十度角,與疑犯平常的筆跡不同。」雖然想得到疑犯真跡,但梁時中指沒有可能讓他寫在人身上,惟有用咕充當人體皮膚,命令疑犯在咕上的紙書寫,可是最後仍不能肯定兇手。最後,他請太太在他身上寫同樣的字,再比對筆跡變化,將真兇繩之於法。


除了以上案件外,於龔如心遺產爭奪案中,梁時中雖不是其中一位參與人員,但他說:「每個人寫字也具個人特色,所寫的字亦會隨生理、心理狀況變化,不可能每份文件的簽名如倒模般一式一樣。要鑑定字體的真偽,須由字體的線條入手,再加上高科技儀器配合,才能有效地破案。」他深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每一件案件都有弱點,隨著科學不斷進步,「邪」絕不能勝「正」。


完善司法助法証


「法証專家有三分一是警察,三分一是科學家,三分一是律師。」梁時中表示,法証專家在案發現場要有警察的指揮能力,務求於證據流失前,獲得足夠資料協助破案;在法庭上就要變得文質彬彬,及擁有律師的頭腦及冷靜,回答控辯雙方的問題;在實驗室時則要有科學家實事求是的精神,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他笑說:「在事發現場要夠蠱惑,像福爾摩斯般搜証。」


他續指,法証工作必須有完善的司法制度作支持,假如司法制度不完善,只要草草定案便可。除此之外,法証屬獨立部門,所有程序不受政府或警方干預,科學鑑証才能順利進行。

個人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