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先登陸 (studentID,Moodle 密碼登陸),後編輯
請各位使用左方之工具列上的上載文件連結上載習作相關的相片

梁時中:每件案也有弱點

出自香港新聞網 - 樹仁新傳系學生實習習作

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字如其人 辨字讀心

梁時中:每件案也有弱點

記者/唐溥晨

千億爭產案中,陳振聰與龔如心家屬對簿公堂,遺囑簽名筆跡真偽成破案關鍵。風水師陳振聰鎯鐺入獄,除貪婪作祟,亦有賴背後筆跡專家背後審慎校對。年過六旬的資深法證專家梁時中,退休前曾任職政府化驗所法證事務部,在文件鑑辨組工作多年,主力筆跡鑑辨,當時亦協助法庭及政府部門調查各類案件。他在出席某大學講座時指,「每件案件,也有其弱點。」

他指,簽名是身份鑑別的重要環節。人的簽名能因不同場合時間相去甚遠,筆跡鑑辨的工作,難度便在此。他以日常生活為例,當人考慮簽名需經過銀行審核,便不會與平日過份偏離,總較端正規矩,相比匆忙之下,字跡便較馬虎潦草。因此,筆跡鑑辨工作的難題,便在於研究、發掘一個人書寫習慣的特徵。「於筆跡學而言,不相似的地方便是偽裝(disguise)。」

偽冒偽裝各有破綻
在筆跡學角度,字跡鑑辨分為「偽冒」及「偽裝」兩種,前者為假扮別人,後者則是放棄自己。偽冒就是臨摹者冒認他人,較常見於正規文件,龔如心爭產案中出現的便是偽冒。猶豫、下筆不順均屬破綻。相反,偽裝則是放棄原來的書寫習慣,刻意改變筆順或力度,但容易露出馬腳被識破。「如同一人偽裝自己,不想人認得而穿唐裝,但太標奇立異,也就很容易分到是否偽裝。」

女裸屍案震撼全城
1984年轟動一時的維園公廁女裸屍案,便是梁時中半生所遇的棘手案件之一。當時特技演員陳偉強報案指女友被殺。警方到場後發現一女屍身上以紅唇膏寫滿「亞迪殺」、「14」等漢字及數字。警方初步懷疑是陳偉強刻意以署名「亞迪」嫁禍他人,但驗證後卻發現女屍上的直角字與陳偉強書寫時的彎角字不符。


當時破案心切的梁時中,笑言不惜犧牲色相,請太太於唇膏於身上把案件重演,試驗畫上同樣字樣。後證明筆跡屬於陳偉強,警方即時把他緝拿歸案,作出起訴。梁時中指,破案關鍵在於紙質問題。「我起初在軟墊上鋪紙,以唇膏寫,發覺寫的字有點不同。後來在身上寫,字在身上便變成了直角,才發現人的皮膚有彈性。是工具和表面的問題。」

個人工具